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新安清欢(筱苑)

感謝上帝賜予我們書本、音樂、陽光、空氣和水!

 
 
 

日志

 
 
关于我

人生最曼妙的风景,是内心的淡定与从容.在这片生命的芳草地,记录下生活的点滴,留作垂垂老矣的回忆。。。。。

网易考拉推荐

灵魂的相偎与相恋 摘自《弦断之夜:史铁生归去来》  

2011-01-18 18:24:57|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灵魂的相偎与相恋  摘自《弦断之夜:史铁生归去来》 - 风卷云舒 - 风卷云舒

           这篇文字,摘自1月13日《北京晚报》的《 弦断之夜:史铁生归去来》作者何东,史铁生生前友人。http://news.xinhuanet.com/society/2011-01/13/c_12977919.htm

    一口气读完“弦断之夜”的长篇报道,惊心动魄啊!我久久沉浸在无限的哀痛和感慨之中。这篇文字,给人很多很多思索.......

 

            在之前整整16年时间里,我已经记不清自己究竟去过铁生家多少次了。而从1989年结婚到2010年,我也曾开玩笑地问过他俩:你们之间到底该算是一种什么关系呢?每一次陈希米都会毫不犹豫地回答:一直都是恋爱关系。我虽然当时也会点头好像听明白了她说的是什么意思。但也只有真到了这一刻,我才切实感受到,铁生与陈希米之前所说的那种“恋爱”到底是怎样的一种关系。


            因为铁生颅内病情还在急剧恶化,所以由高烧不断升级所引发的体征表现也越来越明显:他的脑袋本能地来回晃动,身体也时不时地就会打战和一阵折腾……可陈希米居然就像平常一样,她一边用手轻轻抚着铁生的额头,一边嘴里对他说:不闹、不闹,没事、没事!过一会儿就好了!包括她说话的口气,完全不像通常家属对即将逝去的病人那样小心翼翼。这时,旁边凡懂点脑溢血常识的朋友,都在劝陈希米:你都累了一整天,也赶紧歇会儿吧;别再熬坏了你自己。铁生现在已经没有意识了,你就是站他旁边,他也什么都感觉不到了。我当时听了这有足够医学依据的话就觉得十分在理,因此也跟着劝陈希米:你真不用这么老守着他,你就在旁边坐会儿,成吗?

  正这时,凌锋进来叫陈希米马上出去。因为天津红十字会的专门医生,在铁生躺上病床三小时之后,终于赶到。而所有一系列遗体捐赠手续,必须由最亲的家属与专门医生完全私下交涉,所以陈希米只能暂时离开铁生病床,到另外一间办公室里签署所有手续。

  可谁知道,陈希米出去没三分钟,铁生就开始在病床上剧烈折腾起来,他不再是一般性咳嗽、晃脑袋,而是从喉咙深处“吱吱”出声,全身性开始剧烈地挣巴!当时那情景现在被我写在这里,肯定会有人说我是“装神弄鬼”宣传迷信。但是对不起!当时守在铁生身边的,不止我一人,也不止两三个人,而是所有铁生亲友围了一圈人。我于是只能赶紧冲出病房,又把陈希米赶紧再拽回来;而她仍然还像刚才那样,又是胡噜铁生,嘴里还像连哄带教训孩子那样说:你别闹、别闹!我不是在这儿呢嘛?随即当护士也闻声赶到还没过一分钟,铁生果然就马上踏实下来。看看铁生情况稍微稳定,陈希米再度被招呼出去继续刚才签署到一半的复杂捐赠表格。可这一次,她刚离开病床才几步远,铁生就又开始剧烈折腾起来。于是她只得赶紧再回到铁生床边。如是三次过程完全一样,最后陈希米只能将手续的签署,摊在铁生身体上一一完成,而他也果然平静异常再不折腾了。在这亲眼所见之后,我完全不信铁生就只有“本能肢体条件反射”了——因为那只是纯医学角度的冰冷判断。而且我是那样切身而明确地感觉到:尽管他的大脑已经充满溢血并且病情持续恶化,但周围发生的一切他显然全都“知道”。而这一层属于灵魂的空间交流,就只存在于他与陈希米的“恋爱”当中。其中刚才所有的微妙情感传递,也只在铁生和陈希米互相的私密感觉当中。直到这时我才明白,为什么无论周围亲友怎么劝陈希米坐下来休息,她却根本置若罔闻听而不见了,自己该怎么呵护铁生,完全都照平常一样。像这样的“恋爱”根本就不是国产大片里那千篇一律的上床和姿势,而是真正灵魂对灵魂的相亲、相近、相爱。靠再亲密的上床、姿势,最多不就是弄一个“和谐”吗?但像铁生跟希米这样属灵的依偎与相恋,却无论生死相对,都始终能心心相印。

  当陈希米就趴在铁生身上,替他签署完所有捐赠手续之后,她放下手上的笔就淡淡说道:“人,没有得到爱情时,会感觉自己痛苦。但如果人遇到了真爱情,面对此时此刻,难道不比没有得到爱情更痛苦吗?”如此口气平常却一语就成爱情经典之言——而这恰恰正是那些大片“爱来爱去”却连一点边都没沾上的。

  之前,我无论怎么解读他说人性、说自己的“根本密码”,总觉得似明白却还是迷迷瞪瞪。可恰恰就在他完全失去“意识”并被医学认为只有“肢体本能条件反射”的此刻,我终于完全豁然开朗什么才是他说的那个“残疾与爱情”了。这样的豁然,竟犹如约伯在炉灰与尘土中看见天堂并说:“我从前只是风闻有你,现在我才亲眼看见你。”

 

后记:史铁生的妻子陈希米,善良、聪慧。他们个性不同。史铁生是北方人,性格豪放却又平稳,说话不紧不慢;陈希米是上海人,说话语速快,干脆利落,性格很爽快。他俩恰好互补,是天造地设的一对。史铁生有着较深的宗教情结,陈希米在华夏出版社做的书也多是在神学和西方哲学方面。这是否反映了两人共同的志趣?希米是个要强的人,尽管自己身体也不好,平日里要花费许多时间和精力去照顾病人,她仍不懈努力,做出不少大项目,着实令人钦佩。

       史铁生说,没有希米,他绝对活不到现在。无疑,把陈希米送到史铁生的身边是上帝对他最好的眷顾。

 史铁生曾在《扶轮问路》说,“我真的活过来。太阳重又真实。昼夜更迭,重又确凿。我把梦里的情景告诉妻子,她反倒脆弱起来,待我把那支歌唱给她听,她已是泪眼涟涟。”

                                                                                                              

                                                                      

                                                                      史铁生写给妻子希米的诗

《  希米,希米 》
  
  希米,希米
  我怕我是走错了地方
  谁想却碰上了你!
  你看那村庄凋敝
  旷野无人、河流污浊
  城里天天在上演喜剧。
  
  希米,希米
  是谁让你来找我的
  谁跟你说我在这里?
  你听那脚步零乱
  呼吸急促、歌喉沙哑
  人都像热锅上的蚂蚁。
  
  希米,希米
  见你就像见到家乡
  所有神情我都熟悉。
  看你笑容灿烂
  高山平原、风里雨里
  还是咱家乡的容仪。
  
  希米,希米
  你这顺水漂来的孩子
  你这随风传来的欣喜。
  听那天地之极
  大水浑然、灵行其上
  你我就曾在那儿分离。
  
  希米,希米
  那回我启程太过匆忙
  独自走进这陌生之乡。
  看这山惊水险
  心也空荒,梦也凄惶
       夜之望眼直到白昼茫茫。
  
  希米,希米
  你来了黑夜才听懂期待
  你来了白昼才看破樊篱。
  听那光阴恒久
  在也无终,行也无极
  陌路之魂皆可以爱相期?

  评论这张
 
阅读(409)| 评论(23)
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