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新安清欢(筱苑)

感謝上帝賜予我們書本、音樂、陽光、空氣和水!

 
 
 

日志

 
 
关于我

人生最曼妙的风景,是内心的淡定与从容.在这片生命的芳草地,记录下生活的点滴,留作垂垂老矣的回忆。。。。。

网易考拉推荐

【引用】[原创]迟到的纪念  

2011-12-20 18:30:17|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本文转载自祁连耕夫《[原创]迟到的纪念》
  祁连耕夫按:前面发了一篇伤逝的文章,悼念的是我并不熟识的一位同行。文中提到她的父亲,我曾经的同事。如果说,她的意外离世,给人带来了伤痛和沉重,那么,她父亲的故去,则更不应当被人忘记。  【引用】[原创]迟到的纪念 - 风卷云舒 - 风卷云舒

凡于上世纪八十年代以后在酒中念过书的,特别是上过初中的,都应当知道一位名叫贾孝的化学老师,不仅因为他当过学科组长、年级组长,不仅因为他几乎年年都在毕业班把关,还因为他的故去,是倒在讲台上的。

但是,当时,对于贾老师之死,政府、学校、社会各界都表现得非常麻木。当时我心里很难受,也很不平,便写了一篇悼念他的文章。没有什么动机,就是为了舒一口气,让心里不太难受而已。也没有去投稿,投到哪里去呢?

恕我孤陋,从那时到现在,这么多年过去了,我并没有听到或见到过任何悼念贾老师的活动或文字。心中依然感到不平:他不该这样地离去,活着的时候,像一头埋头拉犁的老黄牛;死了,却如一粒尘埃一样无声无息随风而逝,好像从未存在过一样。这一回,因他女儿的死,让我再一次想起他,也再一次感受到心头的沉重。原来,这么多年过去了,这种沉重感并没有随逝者远去,而是沉淀于心底。我相信,除了他的至亲好友,一定还会有人和我一样,受着曾经沉淀于心底的这种沉重感的压迫。但我们都是“沉默的大多数”,不善言说,不愿表达,结果一面忍受着心头的沉重和痛苦,一面放任种种对生命价值的漠视和践踏,最后全被遗忘洗净,归于无形。这样看来,良善沉默,便是纵恶,我们纵恶而受恶报,祸福皆自致,还怨什么天尤什么人呢?

于是,我看出了贾孝老师的死与其女贾若云老师的死之间若明若暗的“因果关系”,也看出了他们的离世与我们的生存之间若明若暗的“因果关系”。他们都不再是别人,而是我的亲父兄,亲姊妹,不再与我不关痛痒。所以,我要写这篇文章,就是为我的亲父兄亲姊妹发一呼吁,为一鼓噪,以驚醒麻木,唤起良知,珍视生命,尊崇价值,活出人样!

幸好,我当年写的那篇悼念贾孝老师的文章尚在,兹录于下,愿与他的亲人、他的好友、他的学生、他的同事乃至普天下一切良善之人一起,同此一恸。

悼贾孝老师

贾老师走了。

他本来已经五十六岁了,快退休了,可是,还带着三个班的课。他的课之所以这么重,据说有两个原因,一是学校没有空闲的编制,进不了人,一是没有新分来的化学老师。他也太敬业,于是在头一天上了三个班的课以后,当天晚上又给两个班补了课,原因是这两个班的学生比别的班要差一些,于是他放不下,还要补一补;第二天,就是他倒在讲台上的那一天,早晨起来感觉有些头晕,他有高血压,这本已不是什么好兆头,但是还是坚持着上课去了。可能这一节课上了还不到五分钟,据说一个学生调皮,他批评了两句,就倒下去了。我当时也在上课,看见救护车来,用担架从楼里往外抬人,后来才知道是他。送到医院就再没有醒过来。听说有人还在那里说闲话,说学生把老师气死了。学生何辜!老师何辜!

贾老师是一个极认真的人,也是一个极热心的人,但他平常不苟言笑,给人一种冷峻的感觉。他的热心全藏在骨子里,体现在行动上。只要问一问他的学生,问一问他的家人,就知道我所言不谬。记得有一年,学校组织乐队,我和贾老师都参与其中,我吹笛子,他拉胡琴。那时候我刚来,对老教师还不太熟,再加上傲慢的坏习气,估计没给人留下什么好印象。有一回乐队排练,我生怕自己的笛子声被别的乐器淹没了,于是吹得特别响,这当然破坏了乐队的和谐。贾老师听不下去了,把我看了一眼;于是我心里很不舒服,心想,你拉你的,我吹我的,我吹得响,干你甚事?多事!又加上工作不在一个组,便和他很疏远。现在想起来,我那时真是太幼稚了。

后来我当班主任,正好带了他的小女儿。当年还有向学生收班费的风俗,因为我要标新立异,没有按常规向学生平均收取班费,而是动员家长给班级捐班费;作为老班主任,贾老师也许对此不以为然,但还是捐了。现在想来,贾老师的女儿作为教师子女,按惯例,本来可以挑班,但贾老师没有挑,或者就挑了我的班,不管怎样,都是对没有任何带班经验的我的莫大支持,——一个老教师帮一个年轻人,又不在一个学科组,不这样,还能怎样呢?但这些,直到今天我才明白。贾老师虽然有两个女儿,但只有一个小女儿。做父亲的,哪有不疼爱自己的小女儿的?他在孩子上初中的这一关键时段,把她交给了我,人对人的信任,还有比这更大的吗?而我却等闲视之,没有把她照顾好。现在想来,真是让我惭愧不已,懊悔不已。

现在贾老师走了,他的去世,表面上看,是疾病突发所致,但寻根究底,他是累死的。这多年来,他一直是初三毕业班的把关教师。毕业班的课本来就难上,初三的学生本来就不好教,再加上那么多的晚自习补课,那么多的假期补课,休息不足,运动不足,睡眠不足,疾病就这样在不知不觉之中积下了;但他自己还感觉不出来,还觉得自己挺壮实。到去年底单位组织体检时,医生都被吓一大跳,说你高血压这样危险了,还不治疗!硬是让他住了院。他也好像住了一阵子院,但不久又上班了。到了这一学期,竟排了三个班的课。他竟还在自己已经很累的情况下,一个晚自习给两个班补了课……

时间永是流驶,街市依旧太平。贾老师的离去不会给环境带来任何影响,如果有,那就是原先由贾老师所任的三个班的课,现在得再分摊给同组的其他老师,再进一步加重他们的负担而已。也许在将来的一天,会来一位新教师补了他的空缺。如是而已。

我虽与贾老师没有多少交往,不能够对他的人格妄加评论,但几十年来他对待工作踏踏实实,对学生尽职尽责,以及他优异的教学成绩,都是对他的做人的最好说明。对于一位老师,我们还能要求他什么呢。活着的时候,他默默地工作;现在,他又这样默默地离开了我们,离开了他的亲人,离开了他奉献了一辈子的教学岗位……没有荣誉,没有颂辞,没有什么有规格的葬礼,甚至,没有一篇像样的悼辞,贾老师,就这样悄无声息地走了……

贾老师,对于您这样的离去,我不知道别人怎么想,但我心里知道:我在乎!

贾孝老师,一路好走。

 

 

  评论这张
 
阅读(19)| 评论(1)
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