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新安清欢(筱苑)

感謝上帝賜予我們書本、音樂、陽光、空氣和水!

 
 
 

日志

 
 
关于我

人生最曼妙的风景,是内心的淡定与从容.在这片生命的芳草地,记录下生活的点滴,留作垂垂老矣的回忆。。。。。

网易考拉推荐

【引用】[原创]慧眼巧思妙文章——读萧霄的散文《两棵树》  

2011-04-04 11:52:18|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慧 眼 巧 思 妙 文 章

  ——读萧霄的散文《两棵树》

 

         谁都有眼睛,但不一定都是慧眼;谁都有思想,但不一定都会巧思;谁都有语言,但不一定都成妙文。而在萧霄的散文《两棵树》里,三者齐备,不得不让我为作者的慧眼、巧思、妙文所叹服,不得不赞叹他的 那种“人生和大自然的感应能力、审美能力和艺术表现能力  ”(萧霄《散文,我灵魂的栖息地》)。   

         乡下,河边,两棵樟树隔岸而立。如此而已。这是最常见的最普通的景色,我见过,你见过,可能他也见过。但是又有几人从中看出了它的特别,悟出了它的灵性,成就了一篇妙文?可以说,见过树的人千千万万,写过树的人成千上万,而能象“春眠不觉晓,处处闻啼鸟,夜来风雨声,花落知多少”一样足以引发人们无限遐想的妙文《两棵树》,却是凤毛麟角。

      “两棵卓然而立的青葱的树”就生长在乡政府客寓的外面数十年(也许过百年),一条江流“从它们中间哗哗穿过”。人们对它从来只是司空见惯一瞥而过,从来没对它产生创作的欲望,没让它与文字结缘。但作者却具有常人所无的慧眼,让“心灵之眼常注意阳光招手的方位”(著名作家谢璞评论萧霄专文《让心灵的泉水常流不息》,《文艺报》1997年9月2日),从这两棵“身居乡野的常青树”上看出了常人所不见的“玄妙”,从中生发了许许多多的奇思妙想。于是,他以物言情,以物言志,努力讴歌它们,将它们分别比作“风姿绰约的少妇”和“风骨凛然的汉子”;它们虽然分立于河的两岸,却枝叶相接,“ 年年月月,日日夜夜,分分秒秒”,“那么深情地向着对方”;它们在风雨雷电中“顽强地抗争,不屈地搏斗”,“坚贞如一,矢志不渝”。并由此生出“要不是江流生生地将它们隔开,也许它们早已成为一对根须虬结枝叶交缠的连理树了吧”的感慨。为什么只有他慧眼独具?不是因为什么天才,而是源自他深入的生活,丰富的阅历,丰厚的积累,敏锐的感悟,和用心的思考。  

        生活是一切文化艺术的基础和源泉。深明此理的萧霄历来主张贴近生活,贴近自然,追求在多彩的生活和美丽的自然中丰富阅历,增长知识。他认为,唯有从中吸取营养,洗炼思想,发掘内涵,才能“揭示出自然与人生之间的关系”,才能“抒发人们在神奇莫测的大自然面前的心灵激荡”(萧霄:《游记七忌》)。正是基于这一点,他十分珍惜每一个可以走进基层、深入人群、沫浴自然的机会,从而也就成就了他的诸多散文名篇。比如,在《谒访三生石》里,你可以从“蒙蒙绿树环抱”中见识三生石,从历史的回顾中结缘李源和圆泽这两位流芳百世的性情中人,也会与三生石进行“灵魂交流”;在《红与绿》、《井冈晨曲》中领略井冈山“变幻多端的绿”和“红彤彤的世界”相互交融而生出的“雄姿丰彩”,感受“山雄、水秀、谷幽、云奇”的井冈山景色;在《向往西藏》、《走进拉萨》等九篇青藏游记中认识神秘而具诱惑力的柴达木戈壁、格尔木、沱沱河、藏北草原和雪域高原,感受极地之思,结识那永远的女神。……无疑,文艺来自于生活,但文艺又必须高于生活。而要高于生活,使作品“淡而有味、浅中有深、平中见奇、质朴自然”(萧霄《散文,我灵魂的栖息地》),就必须在“贴近生活,贴近自然”的过程中具备一双“慧眼”,并用这双慧眼从纷纭繁杂的社会现象或自然现象中抽丝剥茧,发现本质,用深刻的思想和精巧的构思设计,提取足以激励人生、推动社会前进的精华。《两棵树》再一次印证了作者深入实际的一贯作风,无处不在的慧眼和灵感,积极乐观的价值取向,以及他的高超的文字驾驭技巧。

        散文家萧霄 除了有“识珠”的慧眼、捕捉灵感的敏捷、谋篇布局的技巧和精巧简洁的表达艺术,还“追求境界的深广”(萧霄《散文,我灵魂的栖息地》),善于布下“弦外有音”的意韵。在《两棵树》里,作者从这两棵“深情地对望着、对望着”的樟树上,看到的是坚贞不屈的爱情?是原本同根生却被生生隔开的兄弟情谊?是国土被分割两边要团聚的愿望?抑或是……作者没有去说,而是留给读者去领会——这,就是意象的多义性和衍生性,就是意韵,就是让“仁者见仁智者见智”的一大妙笔。这种主题的朦胧性就大大扩展了文章的艺术张力。如果把文章的意象点破,这篇文章的主题就会赤裸裸,意韵也就荡然无存了。

         与萧霄打过交道或读过萧霄作品的人都知道,他是一个有思想有追求的人,是一个积极向上、乐观豁达的人。这在他的所有文章中都得到了体现。就拿这篇散文《两棵树》为例:一条湍急的江流将两棵树无情地分割,迫使他们“一东一西,各据一边,天长日久地隔河相望”,彼此成了牛郎和织女,成了焦仲卿和刘兰芝。看来,这原本是悲剧。然而,文章应是有情物。作者用他积极向上的价值取向和审美观赋予它们另一重境界:“它们并不因此而悲哀”,一棵“躯体丰腴枝叶婆娑”,另一棵“峭拔奇崛坚韧硬朗”,“始终保持着旺盛的生命力”。他还为它们唱响了一支热情的颂歌:“清风吹拂着它们的枝叶,它们在互相致意;小鸟唱着吱吱的歌儿,传递着彼此的慰藉;云霞悠悠然栖落于树梢,平添了它们的风仪…… ”,并且将它们那种“永恒的向往和期待”,喻为“感人至深、催人泪下的美的象征”,“构成了间一道绝妙的风景。”

        一篇800来字的散文,要传达作者无穷的思想是极为困难的。但萧霄做到了。他用他的“出色的学识才华和驾轻就熟的艺术表现力”(萧霄:《散文的风骨与神韵》),成就了这篇有口皆碑的优秀作品《两棵树》。读完它,我得出结论:要写出好的作品,慧眼、巧思、技巧,三者不可或缺。

                                                                                                           

                                        两 棵 树

                                                                                     作者/萧霄

                                        创作时间:2007年11月4日

       

         初夏的一天,我去乡下办事,当晚住在乡政府客寓的三楼。次日清晨起床后,我习惯地推窗外望,一幅隽美的田园风情画,挟带着清新的山野气息,朝我迎面扑来。窗外多雾。山、水、原野、农舍、天空……全都迷蒙于飘忽的晨雾中。离我不远处,两棵卓然而立的青葱的树,格外牵引了我的视线----
        两棵树,一棵是樟树,另一棵也是樟树。一条湍急的江流,从它们中间哗哗穿过,致使这两棵树虽然近在咫尺,也只好这么一东一西,各据一边,天长日久地隔河相望。
        两棵树,虽属同一种族,却又各具风采。河西的这棵,躯体丰腴,枝叶婆娑,如一位风姿绰约的少妇;河东的这棵,峭拔奇崛,坚韧硬朗,像一条风骨凛然的汉子。一柔一刚,一癯一腴,相得益彰,对映生辉。望上一眼,难免使人产生悠远的遐想…… 
       
一轮红澄澄的朝阳,从东面的山头冉冉升起,晨雾渐渐地淡了,窗外的景物也越发分明了。在两棵树的青枝绿叶间,有阳光温煦的金波盈荡。我惊奇地发现:那棵躯体丰腴枝叶婆娑的树,虽然扎根河西,身子却探向河东;那棵峭拔奇崛坚韧硬朗的树,虽然扎根河东,身子却探向河西。啊,年年月月,日日夜夜,分分秒秒,这两棵树的亭亭躯干,密密枝丫,稠稠绿叶,都是那么执着、那么深情地向着对方么?我想,要不是江流生生地将它们隔开,也许它们早已成为一对根须虬结枝叶交缠的连理树了吧?不消说,这只是人们的善良愿望罢了。不过,它们并不因此而悲哀。你听———
        清风吹拂着它们的枝叶,它们在互相致意; 
        小鸟唱着吱吱的歌儿,传递着彼此的慰藉;
       云霞悠悠然栖落于树梢,平添了它们的风仪……
       真的,我并不清楚这两棵树在世上究竟活了多少个春秋,但我能想见,风雨雷电曾一再滥施淫威,企图扭转它们的视线,甚至要将它们彻底毁灭,但它们总是顽强地抗争,不屈地搏斗,始终保持着旺盛的生命力,且永远坚贞如一、矢志不渝。多少年来,这两棵身居乡野的常青树啊,总是这么执着而深情地对望着、对望着,以致望成了一种永恒的向往和期待,望成了一个感人至深、催人泪下的美的象征。
       两棵树,构成了人间一道绝妙的风景。

  评论这张
 
阅读(71)| 评论(1)
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