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新安清欢(筱苑)

感謝上帝賜予我們書本、音樂、陽光、空氣和水!

 
 
 

日志

 
 
关于我

人生最曼妙的风景,是内心的淡定与从容.在这片生命的芳草地,记录下生活的点滴,留作垂垂老矣的回忆。。。。。

网易考拉推荐

(原创)我的北京情结(之二)  

2011-08-31 17:38:57|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生活里随心所欲要写的东西太多了,要做的事也太多,我的《北京情结之二》到现在也没着笔,我想,我还是应该将它摆到一个相当的位置写作它,因为这是一份值得回忆的过去;因为内心深处的时时沉渣泛起的念旧;因为需要用回忆的温情来温暖淡泊的日子。

还是回到那个难忘的岁月吧!有关它的回忆摇曳在时光隧道,朦胧中的清晰,温馨而美好,还弥漫着丝丝缕缕的无奈。

 登记的第二天,他工厂的同事、同学分批前来祝贺,有的送红宝书,有的送枕头、枕巾,还有送漂亮的玻璃镜,大概意在祝愿我们两地婚姻永远圆满吧!

我们准备了很多喜糖、喜烟,大家在一起喝茶、吃糖,抽烟,天南地北斯文地叙谈,他们走后 我们俩像孩子似地翻看谁送的红宝书最厚、字最大、最好看。

 至今,我们的家搬过无数次,他们同事送的镜子,那面见证我们步入神圣婚姻殿堂的镜子,我始终将它悬挂在家的一角。尽管看上去有些斑驳陈旧、有些落伍。今年在南京购置了新居,儿子说,别挂了,不搭调!可是,他那里知道我对于这面镜子包含的种种复杂的感情?它见证我们同甘共苦的艰难岁月风雨历程,见证潜意识里我们对这份婚姻的坚守啊!无论生活中遇到再大的困难和不幸,无论两个人有再大的性格冲突,我们总算跌跌撞撞地走过来了,走到了今天,其中有多少酸甜苦辣,只有我们自己知道。。。。。。

时隔四十几载春秋,遗憾旧日他的同事全都断了联系,真向往有朝一日在网上无意间邂逅,为我们送上美好的祝福,我们没有散,我们经受了十年两地分居之苦,大孩子9岁了,我们才得以团聚。以他调出北京为代价。

 还有这一纸婚书,虽然有点破损,当仍旧完好。在老家卖房,迁户口都派上了大用场。在房屋交易所,当问到结婚证时,我竟一时想不起是否还保存有。因为几次搬家,我尽量把有些可有可无的东西处理掉了。我说,有户口本还要这玩意儿吗?办事员说这是规定。老伴是个甩手先生,问他也是白问,只好回家找,还好,终于在一推电器使用说明书中找到它。办事员一看,说:“嘿,还是北京的呢!”我们说,它可是时代的见证,随我们这个家辗转了小半个中国啊!

话说68年暑假结束,他送我去北京站。离上车时间还早,他让我枕着他的腿休息,好让买不起卧铺的我能有足够的精力坐一天两晚的火车。无言的分别在即,我们都不知道说什么,只有手拉着手不舍,心里有些惆怅,不像现在很容易泪流满面。现在细细想来,也许人进入老年,感情变得脆弱容易伤感?也许当时太年轻,“少年不识愁滋味”?也许,彼此爱得不是太深,一年的分别也不会让我们有太多的眷恋?也许身逢乱世,没有了那么多的儿女情长,时局太令我们的未来扑朔迷离?

   68年的北京,是动乱的中心。二哥二嫂行色匆匆,他们都是报界的人,说话慎重,对我们两个“毛孩子”不多谈及。虽然我们不能深入了解大革命的动向,但是大街小巷的墙上、电线杆上贴满的通缉令让人隐约感到一种无形的心理压力。不知道为何我会注意那些印刷着大标题和照片的通缉令,好像“马思聪”这个名字是在当时的电线杆上贴得最多的,因为他的名字深深地镌刻在我的脑海里,而我并不知道他是一个什么样的人。那些纸张许多都破碎斑驳,但依旧很醒目。若干年以后,我才知道他是大名鼎鼎的中央音乐学院院长,很著名的小提琴家。

   那个年代,两地分居是许多家庭的常态。春节他有了探亲假,从两地回到我父母家团聚。小别重逢胜新婚,我们沐浴着暖阳,他骑自行车载着我,到我们共同的的出生地去探访亲朋旧友。我家因父亲工作调动离开故乡,他家因为新安江水电站建造,河道水位上升而搬迁,我们真正意义上的故乡有一半已经沉入水底。那是一个曾经街市繁荣、风光秀美的江南小镇,安徽链接杭州的水陆码头。古代有“无徽不成镇”一说,徽商和晋商曾经名噪一时。记忆中的码头很宽阔,青石阶梯很长很高,栓船的铁链像大麻花辫子,连接着阶梯的石墩往上延伸至街口,很粗壮很结实。江水静静,浩浩汤汤,一艘艘商船扬起风帆,一方方浮排架起长橹,如影随行,顺着新安江排挞而下,途径现今的千岛湖至杭州湾。用孟浩然“孤帆远影碧空尽,惟见长江天际流”来形容不为过。可惜,这一切唯有到几百米以下的水底去寻找了。

   时值69年初的故乡行。当年的中国,如我们这般两地鸳鸯多如牛毛,否则北京的电线杆上不会有那么多“对调”告示,和通缉令张贴在一起。对调,我们做梦也没有想过,谁愿意从北京调往经济相对落后的江西山区。
                 一年一度的探亲假只有12天,春节一过,我们不得不各走天涯,离情别绪自不担说!

 (原创)我的北京情结(之二) - 筱园放歌 - 筱园放歌

 (原创)我的北京情结(之二) - 筱园放歌 - 筱园放歌

 (原创)我的北京情结(之二) - 筱园放歌 - 筱园放歌

 

 

  评论这张
 
阅读(146)| 评论(24)
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