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新安清欢(筱苑)

感謝上帝賜予我們書本、音樂、陽光、空氣和水!

 
 
 

日志

 
 
关于我

人生最曼妙的风景,是内心的淡定与从容.在这片生命的芳草地,记录下生活的点滴,留作垂垂老矣的回忆。。。。。

网易考拉推荐

【引用】三十年后,转身遇见三毛  

2011-08-05 19:24:11|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引用】三十年后,转身遇见三毛 - 风卷云舒 - 风卷云舒            作者:木青

        二月二,龙抬头,天空竟飘起了小雨,雨丝很细密,很柔和,象是浓度很高的雾,飘飘洒洒的雨雾将到处都淋得湿漉漉的,让人感到阴冷潮湿,懒散而无聊。我深深地陷在客厅的沙发里,手里的电视机遥控器无意识地变换着频道......一转身看到背后的书架上一长列淡蓝的封面,那是全套湖南文艺出版社出版的《三毛全集》。再扫一眼,发现缺了一本《谈心》,是什么时候朋友借去没还吗?我竟想不起来。

素有买书的积习,无论出差还是旅游,都会在当地书店里乌鸦似的绕树三匝恋恋不舍......所以,虽然对众人怀念或者怀疑三毛都懒得搭理,却在不知不觉间买了不少她的书。除了前面提到的那套《三毛全集》,还有她译的《玛法达看世界》,我记得是在万县买的,一共六本。那年,去三峡的游船上,那真可谓是“座无虚席”,甲板上人群挤得满满当当,我就站在船舷边读这本《玛法达看世界》,手举得累了,就把书半搁在船舷的栏杆上——很担心书会掉到江里,不过没有。但一定有江风徐来,吹飞我年轻的长发。

还有三毛主编并参与翻译的《阿加沙克里斯蒂全集》,虽然她把“波洛”译成“白罗”让我觉得有点儿别扭,但其中选了一些那个年代国内不曾也不可能出版的篇目——当然,那时《阿加沙克里斯蒂全集》是买不到的,我是从图书馆东一本、西一本全借阅了。如此,我怎能说,我与三毛无关?她的著作横亘了我青春的阅读史。谁能读《哭泣的骆驼》而不血脉贲张?虽然,那个时候我连“撒哈拉”在哪里都不知道,并且直到过了许多年以后,才马马虎虎弄清了西班牙与那快土地的恩恩怨怨。

三毛还是第一个以“私生活加私写作”的方式让我震动的作家。我知道她与“三毛之父”的会面,她去新疆遇到了王洛宾——遗憾的是,王老似乎不够怜香惜玉......1991年三毛自杀,是当时的一件大新闻。在那之前,我所知道的作家,要么已经作古,要么就是自然地寿终正寝。比如冰心先生,我从来都没觉得她是我们同时代的人,当然我也没觉得她是古代人。作家对于那时的我,是异次元空间存在的。而三毛,于我来说却是一个活生生的人。

后来,作为文学爱好者(那时叫文学青年),我有机会见到许多上世纪七、八十年代红极一时的作家们。我很惶恐:您好,我读过您的书——绝不是奉承,曾经阅读饥渴的我,几乎读过当时所有能搜罗到的出版物。作家们听了我的话,往往都表现得很高兴。虽然在绝大多数情况下,他们中间的许多人都已经不再写作,圈子里聚会的主要内容也只是麻将兼钓鱼罢了。

而我,不读三毛也已经很多年了。

此刻,我随手拿了一本《倾城》,却怎么也看不下去。三毛的文字,就我现在的感觉来说,有点儿用力过猛,形容词用得太凄厉,许多常见的、平和的情绪,都被她说得如洪水猛兽。

不容否认的是,三毛确实影响过我的阅读和写作。我入迷过她笔下的沙漠;我艳羡过大胡子荷西的存在——一个闺密曾告诉我,荷西开启了她对“熊男”一生的爱好;三毛写过一根草的故事(《有人送我一根草》),让我知道任何细小的故事都可以入文;《我的宝贝》则让我吃惊,原来仓库记录一旦有情也可以成书;而三毛写的《紫衣》,让我思索不一样的母亲......有人怀疑三毛的故事都是虚构的——至少是添过油加了醋的。我不禁苦笑,难道你们是从外太空来的吗?什么叫艺术来源生活高于生活?再说,女作家写爱情一向就是亦真亦幻的嘛。苏雪林的《绿天》何其畅销,男人问她:“我们的小鸽儿几时来?”事实上,她结婚后不久就分居了,孤清终老,活到一百零一岁高龄。她自称:“我本应是一只花蝴蝶,但被夹在空白书页里。”张洁前半生写《爱是不能忘记的》,借《祖母绿》说“无穷思虑”,无非是抒发对一位男士的爱意。而终成眷属后,却败得惨不忍睹,竟至《无字》可说。那么,如果三毛的爱情和人生,更多的来源于所思所想,而非真实的见闻,又有何关系呢?

我不会重读《稻草人手记》,虽然我觉得这是三毛作品中次好的一本,最好的一本是《哭泣的骆驼》。而三毛其他的作品,我当年读的时候就有些勉强......但我从不否认三毛带给我的那些快乐、幻想和激情。

作为曾经的文学青年,现在的文学中年,以后的文学老年,我不由得想到,如果三毛还活着,应该快七十岁了......这让我的心温柔的、微微酸楚地痛了一下。

  评论这张
 
阅读(63)| 评论(5)
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