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新安清欢(筱苑)

感謝上帝賜予我們書本、音樂、陽光、空氣和水!

 
 
 

日志

 
 
关于我

人生最曼妙的风景,是内心的淡定与从容.在这片生命的芳草地,记录下生活的点滴,留作垂垂老矣的回忆。。。。。

网易考拉推荐

【转载】(原创)一首“烂诗”带出的——一些有关安子的文字  

2012-07-14 19:15:58|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原创)一首“烂诗”带出的——一些有关安子的文字 - 直子 - 她说

 (写在前面的话:照片中的安子,有点形销骨立;站在人群中,甚至不起眼。然而,就是这么一个貌不惊人的他,站在诗歌的领奖台上,你能想像到他有多高大吗?)

 

得从本人写的那首破诗说起。

我写的那首《乡下的黄狗》真不叫诗!挂出去之后,看着朋友们的表情,自己都有点后悔。不停地在心里佩服自己——直子,你真有这勇气!

其实,写的时候自己就心虚。只是脑海一片混乱,无计可施。不是江郎才尽,是黔驴技穷。人说艺高人胆大,我是无知者无畏。

我心有不甘。打开博友栏搜刮一轮,写诗的本来就不多,闪亮者更寥。

从博上下来,我瞥见正在另一房间激情大战的小子。忽然想起这小子倒也有几分才情,不时也点惊人之作。我说,妈作了首烂诗,好烂,实在烂!要不,你帮妈改改?都说是烂诗了,哪还有得改?没想这小子一句挡将过来,自讨了个没趣。

自己的儿子都不帮自己,极度沮丧。按理,把它枪了或搁一边不理就是了。为一个破诗,犯得着这样吗?直子偏就是个认死理的,你说这诗破,就得修,我就是想看如何修!活该受罪。

我想起一个人。这世上,每每有求必应肯为我改诗的恐怕只有他——安子。但我知道他这段时间好忙,都好几天没碰见他了。说实话,真的不好意思打扰。可我又最不怕打扰他——这善良的安子,这最无架子的安子,这有求必应的安子!

我就把电话打过去。安子就说,行,你把它发给我。看!这就是安子!直子所认识的安子!无论是言论的交会,还是信息的交流,抑或是电话的交谈,安子,都给人以无比的真诚。

说出来你也许不相信,其实我自己也不相信。此时直子接触诗歌不过两个来月,而认识安子,至多个把月!

有些人,你认识很久,却从不曾走近;有些人,从一开始,便互相靠近。又不禁想起一句话——最远远不过心之距离,最近近不过心之灵犀。

人与人之间,真得讲点缘分。认识安子,我把这句老话翻出来重温了百遍。

说起来,还得多谢L——我和安子共同的好友。有人说直子福气,这回我是信了。这不,傻冒傻冒的,居然就让我交上了好幸!

想起安子是有道理的。读过安子的人都知道,他诗中那浓郁的乡土气息,是会感染人的。所有热爱乡村,热爱土地的人,我想都会喜欢安子的诗的。我便是其中的一个。

与其说是被安子的诗歌震慑,不如说是被诗者的灵魂震慑。那种根植故乡故土的热爱,不是城市文明可以替代的。

直子八十年代中离开农村,就一直生活在所谓的城市。但直子一直有回农村——我指的是那种深度的探访,每年好几次。即便在九九年奶奶过世后,乡下已没什么至亲,也是如此。从村头行至村尾,总能看见我所熟悉的草木,总能遇到我不曾生疏的乡亲。每每此时,直子便深生暖意。

了解直子这种情结,便不难理解直子为何这般钟爱安子的诗。

安子的诗,好评如潮,已无需赘叙。以我不及诗人脚尖的距离,更是够不上参评。但这并不妨碍我欣赏他的诗。我以朝圣者的虔诚拜读,总还是可以的。

喜欢安子的诗,还因为安子的为人。“埋头读书,抬头做人”,这是安子的座右铭,我想更是安子的写照。是的,安子就是那样的一个完全不为世事所扰,静心、潜心、醉心于写诗创作的人。

“安子宁愿自己清贫,也要资助边远的孩子读书”。这是L无意中透露给我的。听到这些,那些批评安子不会生活的家伙,怕是要汗颜的。

安子的斧正,很快发回来了。这种“深圳速度”用于修改我的诗歌,着实让我惊讶不已。安子的为人作事,亦可见一斑。对于一个还谈不上交情的求助者,这是天大的荣幸。

许多人都说,诗歌是最难修改的。想想吧,就在豆腐块这么丁点地方动刀动枪的,还真不容易。安子的刀子,不可谓不狠,准,利,削皮剔骨,一步到位。

于直子来说,写什么,写得怎么样,已变得不再重要。别人为什么这样写,我能从中领悟到什么,这才是关键。

破诗经过安子的斧正,意义已经不在诗歌本身了。或者说,已经大大超出了诗歌本身。具体去到哪个高度,就要视乎直子本身的修为了。

作诗,你可以企及不到安子的高度。但做人,谁都可以学安子。至少,可以学学安子,做隐忍于市的乡村守望者。

安子,直子要做一辈子的兄弟!

 

 

附:《乡下的黄狗》

直子原稿:                                                                                      安子斧正:

村子西头,斜阳入屋                                                                       斜阳斜进屋里,一只大黄狗

门旁的大黄狗,饶有兴致听着                                                         蹲在榆树下偷听

墙角老汉的悄悄话                                                                          老汉的悄悄话——

 

话说,村子今天来了人物                                                                村里今天来了陌生人

还有酒,肉,鱼的香味                                                                    要酒肉招待

黄狗一听来神,汪汪几声狂吠                                                         黄狗一听来神

                                                                                                      几声狂吠——

你懂个屁,兵临城下                                                                    

先踹你狗窝!老汉手起                                                                   它不知道兵临城下

斗落,无辜的黄狗                                                                          老汉手起

脑门开花                                                                                        刀落,无辜的黄狗

                                                                                                      脑门开花

读不懂人话的黄狗                                                                         

嘿嘿两声憨笑                                                                                读不懂人话的黄狗

在老汉的叹息中                                                                             嘿嘿两声憨笑

悻悻走远                                                                                       在老汉的叹息中

                                                                                                     伸直了腿

 

  评论这张
 
阅读(32)| 评论(3)
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