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新安清欢(筱苑)

感謝上帝賜予我們書本、音樂、陽光、空氣和水!

 
 
 

日志

 
 
关于我

人生最曼妙的风景,是内心的淡定与从容.在这片生命的芳草地,记录下生活的点滴,留作垂垂老矣的回忆。。。。。

网易考拉推荐

散文的真情、品格及文采 作者:高深(《散文集《那片淡淡的白云》自序)  

2012-09-14 21:14:47|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散文的真情、品格及文采(自序) - 筱园放歌 - 筱园放歌
 
  近年,散文成了全民迷恋的文体,整个民族似乎进入了“泛散文”时代,特别是电脑的普及与博客的兴起。
  散文有宽松的包容性。从广义的角度讲,除了韵文与戏曲以外,几乎都可以纳入“散文家族”,甚至包括信札、日记、广告词。因此我曾说过:“散文的门大敞四开,且不收门票,谁人都可以自由入场。”很可能这就是多年来散文兴而不衰的主要因素。
  我说散文“兴”,多是指其作者及作品的数量,并不是说“散文精品”的繁荣。正是由于“散文家族”过于宽松,不收门票,则使其长期处于泥沙俱下,鱼龙混杂的局面。读者对散文总是乐观不起来,怀有挥之不去的悬念。
  对于散文的要素各说不一,我以为主要的有三条:一是真情;二是品格;三是文采。感动读者则是最高标准。
  散文的真情包括两个方面:一是作者撰写要动真感情,以真实的情绪投入写作;二是所写的人、事、景也都蕴含着内在的真情。二者缺一不可。真情写假或假情写真,都无法感动读者。情感与爱憎是一颗不可分裂的细胞。对人对事,只有当作家爱憎分明的时刻,或爱之深,或憎之切,才可能激发出“情”,才可能对我所爱的爱之,我所憎的憎之。这个时候作家的笔墨才可能蕴含着真情,文章才可能打动心灵。
  有些散文纯属旅行者的观光,其作者不论面对多么惊心动魄、或令人发指的事件,都形同隔岸观火,以影视中“旁白”的心态去描写,因为太“客观”了,太“冷静”了,所以常常给人一种情不由衷的感觉。这种心态写出的文章,怎么可能感天动地?怎么可能震撼人心?
  说到散文的品格,曾有过认识上的误区。有人只关注散文的题材,以为只有重大题材,乃至史诗般的文化历史散文才能表现散文的品格。其实不然,散文的品性、格调,与写什么、怎么写关系不大。写载人航天、登月飞船,自然惊天动地,可是有些写儿女情、家务事的散文,同样打动了读者的心灵,给人留下难忘的印象。
  感时伤世,忧国忧民,可以表现散文的品格;缅怀英杰,恸亲伤逝,也可以表现散文的品格。怀乡思史,说古道今,可以凸显散文的格调;伟人生涯,草民野史也可以凸显散文的格调。天下大事,惊世传闻可以彰显散文的品位;儿女情长,家务琐事,同样可以彰显散文的品位。总之散文的品性与格调,没有大小、轻重、远近、尊卑之分,只有高低、雅俗、清浊、优劣之别。
  说句大白话,散文的品格,可以是“工农商学兵”,可以是“油盐酱醋茶”,可以是“仁义礼智信”,只是不可以粗俗下贱,诲淫诲盗。
  说到散文的文采,似乎多余。文学作品,有不要文采的吗?但是散文因其文体,因其描写内容的广博,因其多元,对文采有着某些特殊的要求。
  我在一篇收进作家出版社出版的《80名家谈散文创作》一书中的《杂谈散文》里说过:“小说可以用故事藏拙,诗歌可以用韵律遮丑,散文不行,它是赤裸裸的。”我说散文需要文采,实际上是强调散文作者的文学功底,包括其人生阅历、知识储备、艺术修养、语言锤炼、文字功夫等。文采绝不是指辞藻之华丽,行文之俏皮。
  文采这东西很怪,有时你刻意追求它,甚至挖空心思,反倒适得其反。而你用很平常的文字,甚至以近乎“大白话”的行文,反倒让读者感到“文采飞扬”。
  恐怕这又是与“情”有关了。极普通的文字,一旦饱含了作者的情绪,字里行间渗
  透出热情,写人状物不乏性情,赞扬感叹充满激情,抒发心声不无豪兴……总之
  你的散文奔放着“情”的感染力,让读者读了动情,即是文采。
  “清水出芙蓉,天然去雕饰”。这话虽已是“文物级”的名言了,但仍有其生命力,仍有许多人求之不得,心向往之。
  我这本散文集,有成功的实践,也有不甚满意的篇什。有些短文曾受到编者与读者的青睐,并收入几种选本,也有的获过《人民日报》、《文汇报》奖,还有的被选作中考试题。其中,第一辑《旅途走笔》中的一组“西部速写”发表在《飞天》2005年7月号,该刊主编陈德宏先生在向读者推荐这组散文时说:
  速写是绘画的基本功,亦是绘画的初级形式。如果有画家用极其简练的线条,不仅勾勒出了栩栩如生的人物形象,而且凸显出了人物的灵魂,那就不仅仅是画坛高手,甚至可以称之为绘画大师了。
  高深的散文就有这样的功力与功效。那个叫马六十的泥水匠,省吃俭用积攒了几十年的血汗钱,准备亲手给上岭村盖几间教室,办一座村学。不幸,这成了他的遗愿。村学建成后,上完第一堂课,便是老师带领全体同学,在马六十的坟前,集体朗诵课文。这是何等的场景!这是何等地感人!
  治穷先治愚,已在西部穆斯林的心中悄然萌发。“再不能让下一代只会念经!”“愚昧比黑夜更黑暗”,“他”决定走几十里山路送儿子去读书。于是便有了一个“经名叫穆萨的孩子……从梦中笑醒了两回”的动人一幕,也才有了“他背着哈麦得(官名)走进校门的一刹那,仿佛走进了一座神圣殿堂”的感人一幕……
  没有深厚的文字功力写不出这样的文章。
  没有对西部贫困山区的观察、了解与理解,也写不出这样的文章。
  没有对穆斯林兄弟深深的爱、浓浓的情,更是写不出这样的文章。
  写这组散文时,我确是怀着一颗真诚的心,以关注与同情一个民族的深情,倾诉着胸中之爱。感谢与我素昧平生的陈德宏先生的认同与鼓励。
  以上管见,不足为训,是为序。
  2012年春于北京古运河岸边
  评论这张
 
阅读(83)| 评论(0)
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