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新安清欢(筱苑)

感謝上帝賜予我們書本、音樂、陽光、空氣和水!

 
 
 

日志

 
 
关于我

人生最曼妙的风景,是内心的淡定与从容.在这片生命的芳草地,记录下生活的点滴,留作垂垂老矣的回忆。。。。。

网易考拉推荐

【转载】空气雾霾危机升级待解  

2013-11-24 19:59:50|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本文转载自凤凰周刊《空气雾霾危机升级待解》

治久安。”王跃思直言,这属于临时的“灭火”举措。 但各地政府也许更愿意采用这种“灭火”举措。一方面,民众对重污染时期的感受最深刻,舆论此时的指责最频繁;另一方面,上级政府考核全年空气质量指标,提高重污染季的空气质量“分数”,将有效地带动“全年整体成绩”。 事实上,中国各地政府过去几年已积累了不少短期内控制空气质量的经验。贺克斌指出,从2008年的北京奥运会,2010年的上海世博会,到2010年的广州亚运会,各地均有过短期内减排控污的实践经历。 2008年奥运会时期的几张卫星照片简洁而醒目地反映了这一点。贺克斌的PPT报告上,几张照片分别显示了7、8、9月京津冀地区的空气污染状态。7月的京津冀笼罩在黄色雾霾当中,显示颗粒物污染严重。到了8月,北京迎来了“不惜一切要保障”的奥运会,地图也变成了一片绿——洁净的空气来了。 “到9月份,正式的奥运会开完了。残奥会还在开,但就说不用关那么多工厂了。”贺克斌说。很快,9月的京津冀卫星图上黄色雾霾席卷而来。 奥运会期间的空气质量保障至此也成为经典一役。此前在各个讨论场合,《凤凰周刊》记者曾多次耳闻目睹,环境学者提起奥运时期的相关空气污染应急预案。 根据最新的《京津冀及周边地区落实大气污染防治行动计划实施细则》,重污染天气应急响应开始被纳入各级人民政府突发事件应急管理体系。且实行政府主要负责人负责制。2013年底前,京津冀及周边地区将建立健全区域、省、市联动的应急响应体系,实行联防联控。 这场区域性的空气污染大考验将很快到来。如贺克斌在清华大学的学术报告会上所言,北京、济南等地今年一定还会有霾。只不过霾的严重程度与出现时间,将主要取决于气象条件,并不一定会再次发生在1月。 在短期的工厂紧急关闭与长期的五年、十年治理期之间,霾天还将继续艰难求治。相比之下,企业已经展现了它们迅猛的步伐。某国际日用品消费商正在与清华大学谈合作,计划开发一种隔绝皮肤吸收空气中纳米级颗粒污染物的护肤品,贺克斌透露说。 文章来源: 《凤凰周刊》作者:曾鼎导读:中国空气污染的健康危害如何,尚有待更多本土研究证实,但空气污染呈现出的极端复杂性和严重程度,已经令国内所有的环境学者都难以懈怠。

讲座上公布的数据显示,从2013年1到9月,京津冀地区PM2.5超标达到2.76倍,长三角地区PM2.5超标达到1.62倍,珠三角地区超标达到1.08倍。另外一个易遭忽视的霾区——成渝地区超标则达到2.02倍。 “广东最有可能成为首个满足PM2.5新国标要求的地区。”贺克斌因此分析说。 然而,广东PM2.5治理的乐观形势却无法掩盖另一项重要污染物——臭氧污染的加重。根据贺克斌的数据,截至2013年10月,臭氧已经取代PM2.5成为珠三角地区的首要空气污染物。在京津冀和长三角地区,PM2.5则暂时掩盖了臭氧污染的风头。 按照环保部2012年制定的“空气新国标”,三地距离上述空气污染物指标全面达标,均较遥远。 2013年9月12日,国务院下发《大气污染防治行动计划》,吹响了这场艰难求治行动的号角。该计划称,要用五年时间改善全国空气质量,大幅减少重污染天气。在此基础上,彻底消除重污染天气,明显改善全国空气质量,则需再花上“五年或更长时间”。 随后,全国空气污染最严重的京津冀地区也迎来同样口径的文件。当月,环保部联合发改委、住建部等6部门下发了《京津冀及周边地区落实大气污染防治行动计划实施细则》。同时,中央财政整合有关专项,设立了大气污染防治专项资金。9月安排的50亿元资金,全部用于京津冀及周边地区(具体包括京津冀蒙晋鲁六个省份)大气污染治理工作。 这一系列行动赢得了舆论的正面评价,但也引发了部分学者的质疑和担忧。 “中央财政安排50亿元用于北京周围六个省份治理大气污染,实在不是一个有利改革的举措。”同济大学可持续发展与管理研究所所长诸大建发微博分析说,中央财政来自全国,给地方拨款,不利于污染问题内部化解决;此举同时也可能造成“污染治理只要砸钱就能够突击解决”的错觉。 中科院大气物理研究所研究员王跃思则从科研的角度指出了几点不足。他告诉《凤凰周刊》记者,河南省燃煤量和钢铁生产也居高不下,是必须考虑的省份,但却在上述行动计划和专项资金里面未能体现。同时,京津冀地区刮东南风时,污染物都是汇聚到山前地区,不断累积成霾。因此若仅在京津冀周边地区内部调整工厂污染源,难有作为。 王跃思还表示,治理措施的有效实施,离不开监管环节。从能源结构来看,要治理PM2.5污染无非就是两个要素:燃煤和燃油。虽然这两个控制在行动计划中都有体现,也很充分,但是对于行动计划实施的监督却鲜有说明。他举例说,目前针对污染物二氧化硫的脱硫设备使用很广泛,覆盖率也很高,但是真正每天都在正常运行的有多少呢?临时性“灭火” 各地政府今后将面临越来越重的空气污染治理压力。在贺克斌看来,短期内各地政府倾向于做的,将是“抓一年里的重污染时期,采取临时的应急减排措施”。 贺克斌的判断当日已见迹象。2013年10月16日,北京市委常委会率先通过《北京市空气重污染应急预案》。该预案在去年年底的北京市空气重污染日应急暂行方案上加以修改,将空气污染日划分为四个预警响应级别,由轻到重顺序依次用蓝、黄、橙、红标示。不同时期,北京将采取不同程度的污染减排措施。 根据上述预案,当橙色预警发布时,北京市将实施“停产、停工、停放、停烧”等“四停”强制性污染减排措施:即部分工业企业停产,部分企业限产减少30%的污染物排放;部分土石方和建筑拆除工地停工;全市烟花爆竹停止燃放;露天烧烤停止经营。在空气污染最高级别的“红色预警日”,北京市还将实行机动车单双号限行等措施。 “可解燃眉之急,但不能长空气雾霾危机升级待解 - 凤凰周刊 - 凤凰周刊
讲座上公布的数据显示,从2013年1到9月,京津冀地区PM2.5超标达到2.76倍,长三角地区PM2.5超标达到1.62倍,珠三角地区超标达到1.08倍。另外一个易遭忽视的霾区——成渝地区超标则达到2.02倍。 “广东最有可能成为首个满足PM2.5新国标要求的地区。”贺克斌因此分析说。 然而,广东PM2.5治理的乐观形势却无法掩盖另一项重要污染物——臭氧污染的加重。根据贺克斌的数据,截至2013年10月,臭氧已经取代PM2.5成为珠三角地区的首要空气污染物。在京津冀和长三角地区,PM2.5则暂时掩盖了臭氧污染的风头。 按照环保部2012年制定的“空气新国标”,三地距离上述空气污染物指标全面达标,均较遥远。 2013年9月12日,国务院下发《大气污染防治行动计划》,吹响了这场艰难求治行动的号角。该计划称,要用五年时间改善全国空气质量,大幅减少重污染天气。在此基础上,彻底消除重污染天气,明显改善全国空气质量,则需再花上“五年或更长时间”。 随后,全国空气污染最严重的京津冀地区也迎来同样口径的文件。当月,环保部联合发改委、住建部等6部门下发了《京津冀及周边地区落实大气污染防治行动计划实施细则》。同时,中央财政整合有关专项,设立了大气污染防治专项资金。9月安排的50亿元资金,全部用于京津冀及周边地区(具体包括京津冀蒙晋鲁六个省份)大气污染治理工作。 这一系列行动赢得了舆论的正面评价,但也引发了部分学者的质疑和担忧。 “中央财政安排50亿元用于北京周围六个省份治理大气污染,实在不是一个有利改革的举措。”同济大学可持续发展与管理研究所所长诸大建发微博分析说,中央财政来自全国,给地方拨款,不利于污染问题内部化解决;此举同时也可能造成“污染治理只要砸钱就能够突击解决”的错觉。 中科院大气物理研究所研究员王跃思则从科研的角度指出了几点不足。他告诉《凤凰周刊》记者,河南省燃煤量和钢铁生产也居高不下,是必须考虑的省份,但却在上述行动计划和专项资金里面未能体现。同时,京津冀地区刮东南风时,污染物都是汇聚到山前地区,不断累积成霾。因此若仅在京津冀周边地区内部调整工厂污染源,难有作为。 王跃思还表示,治理措施的有效实施,离不开监管环节。从能源结构来看,要治理PM2.5污染无非就是两个要素:燃煤和燃油。虽然这两个控制在行动计划中都有体现,也很充分,但是对于行动计划实施的监督却鲜有说明。他举例说,目前针对污染物二氧化硫的脱硫设备使用很广泛,覆盖率也很高,但是真正每天都在正常运行的有多少呢?临时性“灭火” 各地政府今后将面临越来越重的空气污染治理压力。在贺克斌看来,短期内各地政府倾向于做的,将是“抓一年里的重污染时期,采取临时的应急减排措施”。 贺克斌的判断当日已见迹象。2013年10月16日,北京市委常委会率先通过《北京市空气重污染应急预案》。该预案在去年年底的北京市空气重污染日应急暂行方案上加以修改,将空气污染日划分为四个预警响应级别,由轻到重顺序依次用蓝、黄、橙、红标示。不同时期,北京将采取不同程度的污染减排措施。 根据上述预案,当橙色预警发布时,北京市将实施“停产、停工、停放、停烧”等“四停”强制性污染减排措施:即部分工业企业停产,部分企业限产减少30%的污染物排放;部分土石方和建筑拆除工地停工;全市烟花爆竹停止燃放;露天烧烤停止经营。在空气污染最高级别的“红色预警日”,北京市还将实行机动车单双号限行等措施。 “可解燃眉之急,但不能长

冬季燃煤供暖时节很快将至,北京等地还会重蹈今年1月的严重雾霾天吗?

讲座上公布的数据显示,从2013年1到9月,京津冀地区PM2.5超标达到2.76倍,长三角地区PM2.5超标达到1.62倍,珠三角地区超标达到1.08倍。另外一个易遭忽视的霾区——成渝地区超标则达到2.02倍。 “广东最有可能成为首个满足PM2.5新国标要求的地区。”贺克斌因此分析说。 然而,广东PM2.5治理的乐观形势却无法掩盖另一项重要污染物——臭氧污染的加重。根据贺克斌的数据,截至2013年10月,臭氧已经取代PM2.5成为珠三角地区的首要空气污染物。在京津冀和长三角地区,PM2.5则暂时掩盖了臭氧污染的风头。 按照环保部2012年制定的“空气新国标”,三地距离上述空气污染物指标全面达标,均较遥远。 2013年9月12日,国务院下发《大气污染防治行动计划》,吹响了这场艰难求治行动的号角。该计划称,要用五年时间改善全国空气质量,大幅减少重污染天气。在此基础上,彻底消除重污染天气,明显改善全国空气质量,则需再花上“五年或更长时间”。 随后,全国空气污染最严重的京津冀地区也迎来同样口径的文件。当月,环保部联合发改委、住建部等6部门下发了《京津冀及周边地区落实大气污染防治行动计划实施细则》。同时,中央财政整合有关专项,设立了大气污染防治专项资金。9月安排的50亿元资金,全部用于京津冀及周边地区(具体包括京津冀蒙晋鲁六个省份)大气污染治理工作。 这一系列行动赢得了舆论的正面评价,但也引发了部分学者的质疑和担忧。 “中央财政安排50亿元用于北京周围六个省份治理大气污染,实在不是一个有利改革的举措。”同济大学可持续发展与管理研究所所长诸大建发微博分析说,中央财政来自全国,给地方拨款,不利于污染问题内部化解决;此举同时也可能造成“污染治理只要砸钱就能够突击解决”的错觉。 中科院大气物理研究所研究员王跃思则从科研的角度指出了几点不足。他告诉《凤凰周刊》记者,河南省燃煤量和钢铁生产也居高不下,是必须考虑的省份,但却在上述行动计划和专项资金里面未能体现。同时,京津冀地区刮东南风时,污染物都是汇聚到山前地区,不断累积成霾。因此若仅在京津冀周边地区内部调整工厂污染源,难有作为。 王跃思还表示,治理措施的有效实施,离不开监管环节。从能源结构来看,要治理PM2.5污染无非就是两个要素:燃煤和燃油。虽然这两个控制在行动计划中都有体现,也很充分,但是对于行动计划实施的监督却鲜有说明。他举例说,目前针对污染物二氧化硫的脱硫设备使用很广泛,覆盖率也很高,但是真正每天都在正常运行的有多少呢?临时性“灭火” 各地政府今后将面临越来越重的空气污染治理压力。在贺克斌看来,短期内各地政府倾向于做的,将是“抓一年里的重污染时期,采取临时的应急减排措施”。 贺克斌的判断当日已见迹象。2013年10月16日,北京市委常委会率先通过《北京市空气重污染应急预案》。该预案在去年年底的北京市空气重污染日应急暂行方案上加以修改,将空气污染日划分为四个预警响应级别,由轻到重顺序依次用蓝、黄、橙、红标示。不同时期,北京将采取不同程度的污染减排措施。 根据上述预案,当橙色预警发布时,北京市将实施“停产、停工、停放、停烧”等“四停”强制性污染减排措施:即部分工业企业停产,部分企业限产减少30%的污染物排放;部分土石方和建筑拆除工地停工;全市烟花爆竹停止燃放;露天烧烤停止经营。在空气污染最高级别的“红色预警日”,北京市还将实行机动车单双号限行等措施。 “可解燃眉之急,但不能长

清华大学环境学院院长贺克斌教授的回答丝毫没有迟疑:肯定的。这一席问答发生在20131016日的清华大学环境节能楼报告厅。在北京的这个雾霾天上午,贺克斌向来自全国各地高校环境学科的200多名博士生,作了一场名为《中国区域PM2.5污染特征及控制途径》的学术报告。

治久安。”王跃思直言,这属于临时的“灭火”举措。 但各地政府也许更愿意采用这种“灭火”举措。一方面,民众对重污染时期的感受最深刻,舆论此时的指责最频繁;另一方面,上级政府考核全年空气质量指标,提高重污染季的空气质量“分数”,将有效地带动“全年整体成绩”。 事实上,中国各地政府过去几年已积累了不少短期内控制空气质量的经验。贺克斌指出,从2008年的北京奥运会,2010年的上海世博会,到2010年的广州亚运会,各地均有过短期内减排控污的实践经历。 2008年奥运会时期的几张卫星照片简洁而醒目地反映了这一点。贺克斌的PPT报告上,几张照片分别显示了7、8、9月京津冀地区的空气污染状态。7月的京津冀笼罩在黄色雾霾当中,显示颗粒物污染严重。到了8月,北京迎来了“不惜一切要保障”的奥运会,地图也变成了一片绿——洁净的空气来了。 “到9月份,正式的奥运会开完了。残奥会还在开,但就说不用关那么多工厂了。”贺克斌说。很快,9月的京津冀卫星图上黄色雾霾席卷而来。 奥运会期间的空气质量保障至此也成为经典一役。此前在各个讨论场合,《凤凰周刊》记者曾多次耳闻目睹,环境学者提起奥运时期的相关空气污染应急预案。 根据最新的《京津冀及周边地区落实大气污染防治行动计划实施细则》,重污染天气应急响应开始被纳入各级人民政府突发事件应急管理体系。且实行政府主要负责人负责制。2013年底前,京津冀及周边地区将建立健全区域、省、市联动的应急响应体系,实行联防联控。 这场区域性的空气污染大考验将很快到来。如贺克斌在清华大学的学术报告会上所言,北京、济南等地今年一定还会有霾。只不过霾的严重程度与出现时间,将主要取决于气象条件,并不一定会再次发生在1月。 在短期的工厂紧急关闭与长期的五年、十年治理期之间,霾天还将继续艰难求治。相比之下,企业已经展现了它们迅猛的步伐。某国际日用品消费商正在与清华大学谈合作,计划开发一种隔绝皮肤吸收空气中纳米级颗粒污染物的护肤品,贺克斌透露说。 文章来源: 《凤凰周刊》作者:曾鼎

山东大学一名博士生在最后的提问环节抛出了她的上述担忧。今年1月,包括山东大学所在的济南等地,中国华北地区的一众城市深陷雾霾天长达数周。这次大范围的重度污染事件至今令公众心有余悸。

升级的危机

讲座上公布的数据显示,从2013年1到9月,京津冀地区PM2.5超标达到2.76倍,长三角地区PM2.5超标达到1.62倍,珠三角地区超标达到1.08倍。另外一个易遭忽视的霾区——成渝地区超标则达到2.02倍。 “广东最有可能成为首个满足PM2.5新国标要求的地区。”贺克斌因此分析说。 然而,广东PM2.5治理的乐观形势却无法掩盖另一项重要污染物——臭氧污染的加重。根据贺克斌的数据,截至2013年10月,臭氧已经取代PM2.5成为珠三角地区的首要空气污染物。在京津冀和长三角地区,PM2.5则暂时掩盖了臭氧污染的风头。 按照环保部2012年制定的“空气新国标”,三地距离上述空气污染物指标全面达标,均较遥远。 2013年9月12日,国务院下发《大气污染防治行动计划》,吹响了这场艰难求治行动的号角。该计划称,要用五年时间改善全国空气质量,大幅减少重污染天气。在此基础上,彻底消除重污染天气,明显改善全国空气质量,则需再花上“五年或更长时间”。 随后,全国空气污染最严重的京津冀地区也迎来同样口径的文件。当月,环保部联合发改委、住建部等6部门下发了《京津冀及周边地区落实大气污染防治行动计划实施细则》。同时,中央财政整合有关专项,设立了大气污染防治专项资金。9月安排的50亿元资金,全部用于京津冀及周边地区(具体包括京津冀蒙晋鲁六个省份)大气污染治理工作。 这一系列行动赢得了舆论的正面评价,但也引发了部分学者的质疑和担忧。 “中央财政安排50亿元用于北京周围六个省份治理大气污染,实在不是一个有利改革的举措。”同济大学可持续发展与管理研究所所长诸大建发微博分析说,中央财政来自全国,给地方拨款,不利于污染问题内部化解决;此举同时也可能造成“污染治理只要砸钱就能够突击解决”的错觉。 中科院大气物理研究所研究员王跃思则从科研的角度指出了几点不足。他告诉《凤凰周刊》记者,河南省燃煤量和钢铁生产也居高不下,是必须考虑的省份,但却在上述行动计划和专项资金里面未能体现。同时,京津冀地区刮东南风时,污染物都是汇聚到山前地区,不断累积成霾。因此若仅在京津冀周边地区内部调整工厂污染源,难有作为。 王跃思还表示,治理措施的有效实施,离不开监管环节。从能源结构来看,要治理PM2.5污染无非就是两个要素:燃煤和燃油。虽然这两个控制在行动计划中都有体现,也很充分,但是对于行动计划实施的监督却鲜有说明。他举例说,目前针对污染物二氧化硫的脱硫设备使用很广泛,覆盖率也很高,但是真正每天都在正常运行的有多少呢?临时性“灭火” 各地政府今后将面临越来越重的空气污染治理压力。在贺克斌看来,短期内各地政府倾向于做的,将是“抓一年里的重污染时期,采取临时的应急减排措施”。 贺克斌的判断当日已见迹象。2013年10月16日,北京市委常委会率先通过《北京市空气重污染应急预案》。该预案在去年年底的北京市空气重污染日应急暂行方案上加以修改,将空气污染日划分为四个预警响应级别,由轻到重顺序依次用蓝、黄、橙、红标示。不同时期,北京将采取不同程度的污染减排措施。 根据上述预案,当橙色预警发布时,北京市将实施“停产、停工、停放、停烧”等“四停”强制性污染减排措施:即部分工业企业停产,部分企业限产减少30%的污染物排放;部分土石方和建筑拆除工地停工;全市烟花爆竹停止燃放;露天烧烤停止经营。在空气污染最高级别的“红色预警日”,北京市还将实行机动车单双号限行等措施。 “可解燃眉之急,但不能长

如果山东大学博士生是在第二天提问,她语气里对空气质量的担忧可能还要增加。

20131017日,世界卫生组织(WHO)下设的国际癌症研究所(讲座上公布的数据显示,从2013年1到9月,京津冀地区PM2.5超标达到2.76倍,长三角地区PM2.5超标达到1.62倍,珠三角地区超标达到1.08倍。另外一个易遭忽视的霾区——成渝地区超标则达到2.02倍。 “广东最有可能成为首个满足PM2.5新国标要求的地区。”贺克斌因此分析说。 然而,广东PM2.5治理的乐观形势却无法掩盖另一项重要污染物——臭氧污染的加重。根据贺克斌的数据,截至2013年10月,臭氧已经取代PM2.5成为珠三角地区的首要空气污染物。在京津冀和长三角地区,PM2.5则暂时掩盖了臭氧污染的风头。 按照环保部2012年制定的“空气新国标”,三地距离上述空气污染物指标全面达标,均较遥远。 2013年9月12日,国务院下发《大气污染防治行动计划》,吹响了这场艰难求治行动的号角。该计划称,要用五年时间改善全国空气质量,大幅减少重污染天气。在此基础上,彻底消除重污染天气,明显改善全国空气质量,则需再花上“五年或更长时间”。 随后,全国空气污染最严重的京津冀地区也迎来同样口径的文件。当月,环保部联合发改委、住建部等6部门下发了《京津冀及周边地区落实大气污染防治行动计划实施细则》。同时,中央财政整合有关专项,设立了大气污染防治专项资金。9月安排的50亿元资金,全部用于京津冀及周边地区(具体包括京津冀蒙晋鲁六个省份)大气污染治理工作。 这一系列行动赢得了舆论的正面评价,但也引发了部分学者的质疑和担忧。 “中央财政安排50亿元用于北京周围六个省份治理大气污染,实在不是一个有利改革的举措。”同济大学可持续发展与管理研究所所长诸大建发微博分析说,中央财政来自全国,给地方拨款,不利于污染问题内部化解决;此举同时也可能造成“污染治理只要砸钱就能够突击解决”的错觉。 中科院大气物理研究所研究员王跃思则从科研的角度指出了几点不足。他告诉《凤凰周刊》记者,河南省燃煤量和钢铁生产也居高不下,是必须考虑的省份,但却在上述行动计划和专项资金里面未能体现。同时,京津冀地区刮东南风时,污染物都是汇聚到山前地区,不断累积成霾。因此若仅在京津冀周边地区内部调整工厂污染源,难有作为。 王跃思还表示,治理措施的有效实施,离不开监管环节。从能源结构来看,要治理PM2.5污染无非就是两个要素:燃煤和燃油。虽然这两个控制在行动计划中都有体现,也很充分,但是对于行动计划实施的监督却鲜有说明。他举例说,目前针对污染物二氧化硫的脱硫设备使用很广泛,覆盖率也很高,但是真正每天都在正常运行的有多少呢?临时性“灭火” 各地政府今后将面临越来越重的空气污染治理压力。在贺克斌看来,短期内各地政府倾向于做的,将是“抓一年里的重污染时期,采取临时的应急减排措施”。 贺克斌的判断当日已见迹象。2013年10月16日,北京市委常委会率先通过《北京市空气重污染应急预案》。该预案在去年年底的北京市空气重污染日应急暂行方案上加以修改,将空气污染日划分为四个预警响应级别,由轻到重顺序依次用蓝、黄、橙、红标示。不同时期,北京将采取不同程度的污染减排措施。 根据上述预案,当橙色预警发布时,北京市将实施“停产、停工、停放、停烧”等“四停”强制性污染减排措施:即部分工业企业停产,部分企业限产减少30%的污染物排放;部分土石方和建筑拆除工地停工;全市烟花爆竹停止燃放;露天烧烤停止经营。在空气污染最高级别的“红色预警日”,北京市还将实行机动车单双号限行等措施。 “可解燃眉之急,但不能长IARC)宣布了它的最新认定:室外空气污染是癌症的主要环境原因之一,其重要组成部分可吸入颗粒物被认定为一类致癌物,也就是明确可以致癌的物质。国际癌症研究所是国际上确定化学物质能否致癌的最权威机构。

“我们所呼吸的污染空气其实是致癌物质的混合物。”在国际癌症研究所官网的一份新闻通稿中,空气污染致癌物评估项目组组长柯特·斯托弗(Kurt Straif)这样指出。根据他刚刚带领完成的这项“室外空气污染的致癌物”研究,室外空气污染被称为“百科全书式的致癌物”。

该项研究在报告中解释称,目前已有足够证据表明,部分公众暴露于室外空气污染会导致罹患肺癌。并且,随着颗粒物与空气污染暴露水平的增加,部分公众罹患肺癌的风险也会增加。此外,室外空气污染还会增加人们罹患膀胱癌的风险。

这是科学界对空气污染危害最新的一次强有力认可。关于空气污染对人体健康的损害,本刊今年6月的《大陆空气污染报告》封面故事曾作详细报道。当时,复旦大学公共卫生学院教授阚海东称,一般环境中的大气污染颗粒物是否致癌,国际癌症研究所正在召集相关专家做论证,初步结论尚需时日。

讲座上公布的数据显示,从2013年1到9月,京津冀地区PM2.5超标达到2.76倍,长三角地区PM2.5超标达到1.62倍,珠三角地区超标达到1.08倍。另外一个易遭忽视的霾区——成渝地区超标则达到2.02倍。 “广东最有可能成为首个满足PM2.5新国标要求的地区。”贺克斌因此分析说。 然而,广东PM2.5治理的乐观形势却无法掩盖另一项重要污染物——臭氧污染的加重。根据贺克斌的数据,截至2013年10月,臭氧已经取代PM2.5成为珠三角地区的首要空气污染物。在京津冀和长三角地区,PM2.5则暂时掩盖了臭氧污染的风头。 按照环保部2012年制定的“空气新国标”,三地距离上述空气污染物指标全面达标,均较遥远。 2013年9月12日,国务院下发《大气污染防治行动计划》,吹响了这场艰难求治行动的号角。该计划称,要用五年时间改善全国空气质量,大幅减少重污染天气。在此基础上,彻底消除重污染天气,明显改善全国空气质量,则需再花上“五年或更长时间”。 随后,全国空气污染最严重的京津冀地区也迎来同样口径的文件。当月,环保部联合发改委、住建部等6部门下发了《京津冀及周边地区落实大气污染防治行动计划实施细则》。同时,中央财政整合有关专项,设立了大气污染防治专项资金。9月安排的50亿元资金,全部用于京津冀及周边地区(具体包括京津冀蒙晋鲁六个省份)大气污染治理工作。 这一系列行动赢得了舆论的正面评价,但也引发了部分学者的质疑和担忧。 “中央财政安排50亿元用于北京周围六个省份治理大气污染,实在不是一个有利改革的举措。”同济大学可持续发展与管理研究所所长诸大建发微博分析说,中央财政来自全国,给地方拨款,不利于污染问题内部化解决;此举同时也可能造成“污染治理只要砸钱就能够突击解决”的错觉。 中科院大气物理研究所研究员王跃思则从科研的角度指出了几点不足。他告诉《凤凰周刊》记者,河南省燃煤量和钢铁生产也居高不下,是必须考虑的省份,但却在上述行动计划和专项资金里面未能体现。同时,京津冀地区刮东南风时,污染物都是汇聚到山前地区,不断累积成霾。因此若仅在京津冀周边地区内部调整工厂污染源,难有作为。 王跃思还表示,治理措施的有效实施,离不开监管环节。从能源结构来看,要治理PM2.5污染无非就是两个要素:燃煤和燃油。虽然这两个控制在行动计划中都有体现,也很充分,但是对于行动计划实施的监督却鲜有说明。他举例说,目前针对污染物二氧化硫的脱硫设备使用很广泛,覆盖率也很高,但是真正每天都在正常运行的有多少呢?临时性“灭火” 各地政府今后将面临越来越重的空气污染治理压力。在贺克斌看来,短期内各地政府倾向于做的,将是“抓一年里的重污染时期,采取临时的应急减排措施”。 贺克斌的判断当日已见迹象。2013年10月16日,北京市委常委会率先通过《北京市空气重污染应急预案》。该预案在去年年底的北京市空气重污染日应急暂行方案上加以修改,将空气污染日划分为四个预警响应级别,由轻到重顺序依次用蓝、黄、橙、红标示。不同时期,北京将采取不同程度的污染减排措施。 根据上述预案,当橙色预警发布时,北京市将实施“停产、停工、停放、停烧”等“四停”强制性污染减排措施:即部分工业企业停产,部分企业限产减少30%的污染物排放;部分土石方和建筑拆除工地停工;全市烟花爆竹停止燃放;露天烧烤停止经营。在空气污染最高级别的“红色预警日”,北京市还将实行机动车单双号限行等措施。 “可解燃眉之急,但不能长

至此,“空气污染致癌”的结论正式宣告证实。

空气污染作为致癌物的最大危害在于,人们很难彻底避免接触这种物质的可能。公共卫生领域的一些国内外专家均在闻讯后指出,大气污染的致癌几率量化到每个人,与其他一类致癌物比如烟草相比并不高。但问题在于,这是一种普遍的环境致癌物。

国际癌症研究所也在它的报告中指出,虽然不同地区的空气污染物成分,以及人们在污染中的暴露水平有所差异,但上述结论适用于全球所有地区。报告指出,近年部分地区的空气污染暴露水平显著提高,在快速工业化的人口大国尤甚。

治久安。”王跃思直言,这属于临时的“灭火”举措。 但各地政府也许更愿意采用这种“灭火”举措。一方面,民众对重污染时期的感受最深刻,舆论此时的指责最频繁;另一方面,上级政府考核全年空气质量指标,提高重污染季的空气质量“分数”,将有效地带动“全年整体成绩”。 事实上,中国各地政府过去几年已积累了不少短期内控制空气质量的经验。贺克斌指出,从2008年的北京奥运会,2010年的上海世博会,到2010年的广州亚运会,各地均有过短期内减排控污的实践经历。 2008年奥运会时期的几张卫星照片简洁而醒目地反映了这一点。贺克斌的PPT报告上,几张照片分别显示了7、8、9月京津冀地区的空气污染状态。7月的京津冀笼罩在黄色雾霾当中,显示颗粒物污染严重。到了8月,北京迎来了“不惜一切要保障”的奥运会,地图也变成了一片绿——洁净的空气来了。 “到9月份,正式的奥运会开完了。残奥会还在开,但就说不用关那么多工厂了。”贺克斌说。很快,9月的京津冀卫星图上黄色雾霾席卷而来。 奥运会期间的空气质量保障至此也成为经典一役。此前在各个讨论场合,《凤凰周刊》记者曾多次耳闻目睹,环境学者提起奥运时期的相关空气污染应急预案。 根据最新的《京津冀及周边地区落实大气污染防治行动计划实施细则》,重污染天气应急响应开始被纳入各级人民政府突发事件应急管理体系。且实行政府主要负责人负责制。2013年底前,京津冀及周边地区将建立健全区域、省、市联动的应急响应体系,实行联防联控。 这场区域性的空气污染大考验将很快到来。如贺克斌在清华大学的学术报告会上所言,北京、济南等地今年一定还会有霾。只不过霾的严重程度与出现时间,将主要取决于气象条件,并不一定会再次发生在1月。 在短期的工厂紧急关闭与长期的五年、十年治理期之间,霾天还将继续艰难求治。相比之下,企业已经展现了它们迅猛的步伐。某国际日用品消费商正在与清华大学谈合作,计划开发一种隔绝皮肤吸收空气中纳米级颗粒污染物的护肤品,贺克斌透露说。 文章来源: 《凤凰周刊》作者:曾鼎

“确认空气污染可致癌,使得目前对癌症病因的研究迈出了重要一步,这一研究成果向国际社会发出了一个强烈信号:即应毫不拖延地采取行动,减少空气污染。”国际癌症研究所评估项目副组长达纳·卢米斯(Dana Loomis)表示。

艰难的持久战

讲座上公布的数据显示,从2013年1到9月,京津冀地区PM2.5超标达到2.76倍,长三角地区PM2.5超标达到1.62倍,珠三角地区超标达到1.08倍。另外一个易遭忽视的霾区——成渝地区超标则达到2.02倍。 “广东最有可能成为首个满足PM2.5新国标要求的地区。”贺克斌因此分析说。 然而,广东PM2.5治理的乐观形势却无法掩盖另一项重要污染物——臭氧污染的加重。根据贺克斌的数据,截至2013年10月,臭氧已经取代PM2.5成为珠三角地区的首要空气污染物。在京津冀和长三角地区,PM2.5则暂时掩盖了臭氧污染的风头。 按照环保部2012年制定的“空气新国标”,三地距离上述空气污染物指标全面达标,均较遥远。 2013年9月12日,国务院下发《大气污染防治行动计划》,吹响了这场艰难求治行动的号角。该计划称,要用五年时间改善全国空气质量,大幅减少重污染天气。在此基础上,彻底消除重污染天气,明显改善全国空气质量,则需再花上“五年或更长时间”。 随后,全国空气污染最严重的京津冀地区也迎来同样口径的文件。当月,环保部联合发改委、住建部等6部门下发了《京津冀及周边地区落实大气污染防治行动计划实施细则》。同时,中央财政整合有关专项,设立了大气污染防治专项资金。9月安排的50亿元资金,全部用于京津冀及周边地区(具体包括京津冀蒙晋鲁六个省份)大气污染治理工作。 这一系列行动赢得了舆论的正面评价,但也引发了部分学者的质疑和担忧。 “中央财政安排50亿元用于北京周围六个省份治理大气污染,实在不是一个有利改革的举措。”同济大学可持续发展与管理研究所所长诸大建发微博分析说,中央财政来自全国,给地方拨款,不利于污染问题内部化解决;此举同时也可能造成“污染治理只要砸钱就能够突击解决”的错觉。 中科院大气物理研究所研究员王跃思则从科研的角度指出了几点不足。他告诉《凤凰周刊》记者,河南省燃煤量和钢铁生产也居高不下,是必须考虑的省份,但却在上述行动计划和专项资金里面未能体现。同时,京津冀地区刮东南风时,污染物都是汇聚到山前地区,不断累积成霾。因此若仅在京津冀周边地区内部调整工厂污染源,难有作为。 王跃思还表示,治理措施的有效实施,离不开监管环节。从能源结构来看,要治理PM2.5污染无非就是两个要素:燃煤和燃油。虽然这两个控制在行动计划中都有体现,也很充分,但是对于行动计划实施的监督却鲜有说明。他举例说,目前针对污染物二氧化硫的脱硫设备使用很广泛,覆盖率也很高,但是真正每天都在正常运行的有多少呢?临时性“灭火” 各地政府今后将面临越来越重的空气污染治理压力。在贺克斌看来,短期内各地政府倾向于做的,将是“抓一年里的重污染时期,采取临时的应急减排措施”。 贺克斌的判断当日已见迹象。2013年10月16日,北京市委常委会率先通过《北京市空气重污染应急预案》。该预案在去年年底的北京市空气重污染日应急暂行方案上加以修改,将空气污染日划分为四个预警响应级别,由轻到重顺序依次用蓝、黄、橙、红标示。不同时期,北京将采取不同程度的污染减排措施。 根据上述预案,当橙色预警发布时,北京市将实施“停产、停工、停放、停烧”等“四停”强制性污染减排措施:即部分工业企业停产,部分企业限产减少30%的污染物排放;部分土石方和建筑拆除工地停工;全市烟花爆竹停止燃放;露天烧烤停止经营。在空气污染最高级别的“红色预警日”,北京市还将实行机动车单双号限行等措施。 “可解燃眉之急,但不能长

中国空气污染的健康危害如何,尚有待更多本土研究证实,但空气污染呈现出的极端复杂性和严重程度,已经令国内所有的环境学者都难以懈怠。

按照清华大学贺克斌教授在学术报告会上所言,不管是已有的美国、日本、欧洲学者研究,还是国内清华、北大、中科院的研究,“当今世界上最前沿的理论与模型,均无法合理解释和分析我国面临的雾霾污染过程。”

最新的国内治久安。”王跃思直言,这属于临时的“灭火”举措。 但各地政府也许更愿意采用这种“灭火”举措。一方面,民众对重污染时期的感受最深刻,舆论此时的指责最频繁;另一方面,上级政府考核全年空气质量指标,提高重污染季的空气质量“分数”,将有效地带动“全年整体成绩”。 事实上,中国各地政府过去几年已积累了不少短期内控制空气质量的经验。贺克斌指出,从2008年的北京奥运会,2010年的上海世博会,到2010年的广州亚运会,各地均有过短期内减排控污的实践经历。 2008年奥运会时期的几张卫星照片简洁而醒目地反映了这一点。贺克斌的PPT报告上,几张照片分别显示了7、8、9月京津冀地区的空气污染状态。7月的京津冀笼罩在黄色雾霾当中,显示颗粒物污染严重。到了8月,北京迎来了“不惜一切要保障”的奥运会,地图也变成了一片绿——洁净的空气来了。 “到9月份,正式的奥运会开完了。残奥会还在开,但就说不用关那么多工厂了。”贺克斌说。很快,9月的京津冀卫星图上黄色雾霾席卷而来。 奥运会期间的空气质量保障至此也成为经典一役。此前在各个讨论场合,《凤凰周刊》记者曾多次耳闻目睹,环境学者提起奥运时期的相关空气污染应急预案。 根据最新的《京津冀及周边地区落实大气污染防治行动计划实施细则》,重污染天气应急响应开始被纳入各级人民政府突发事件应急管理体系。且实行政府主要负责人负责制。2013年底前,京津冀及周边地区将建立健全区域、省、市联动的应急响应体系,实行联防联控。 这场区域性的空气污染大考验将很快到来。如贺克斌在清华大学的学术报告会上所言,北京、济南等地今年一定还会有霾。只不过霾的严重程度与出现时间,将主要取决于气象条件,并不一定会再次发生在1月。 在短期的工厂紧急关闭与长期的五年、十年治理期之间,霾天还将继续艰难求治。相比之下,企业已经展现了它们迅猛的步伐。某国际日用品消费商正在与清华大学谈合作,计划开发一种隔绝皮肤吸收空气中纳米级颗粒污染物的护肤品,贺克斌透露说。 文章来源: 《凤凰周刊》作者:曾鼎PM2.5数据分析,再次揭示了各地不容乐观的空气污染治理形势。贺克斌在讲座上公布的数据显示,从20131讲座上公布的数据显示,从2013年1到9月,京津冀地区PM2.5超标达到2.76倍,长三角地区PM2.5超标达到1.62倍,珠三角地区超标达到1.08倍。另外一个易遭忽视的霾区——成渝地区超标则达到2.02倍。 “广东最有可能成为首个满足PM2.5新国标要求的地区。”贺克斌因此分析说。 然而,广东PM2.5治理的乐观形势却无法掩盖另一项重要污染物——臭氧污染的加重。根据贺克斌的数据,截至2013年10月,臭氧已经取代PM2.5成为珠三角地区的首要空气污染物。在京津冀和长三角地区,PM2.5则暂时掩盖了臭氧污染的风头。 按照环保部2012年制定的“空气新国标”,三地距离上述空气污染物指标全面达标,均较遥远。 2013年9月12日,国务院下发《大气污染防治行动计划》,吹响了这场艰难求治行动的号角。该计划称,要用五年时间改善全国空气质量,大幅减少重污染天气。在此基础上,彻底消除重污染天气,明显改善全国空气质量,则需再花上“五年或更长时间”。 随后,全国空气污染最严重的京津冀地区也迎来同样口径的文件。当月,环保部联合发改委、住建部等6部门下发了《京津冀及周边地区落实大气污染防治行动计划实施细则》。同时,中央财政整合有关专项,设立了大气污染防治专项资金。9月安排的50亿元资金,全部用于京津冀及周边地区(具体包括京津冀蒙晋鲁六个省份)大气污染治理工作。 这一系列行动赢得了舆论的正面评价,但也引发了部分学者的质疑和担忧。 “中央财政安排50亿元用于北京周围六个省份治理大气污染,实在不是一个有利改革的举措。”同济大学可持续发展与管理研究所所长诸大建发微博分析说,中央财政来自全国,给地方拨款,不利于污染问题内部化解决;此举同时也可能造成“污染治理只要砸钱就能够突击解决”的错觉。 中科院大气物理研究所研究员王跃思则从科研的角度指出了几点不足。他告诉《凤凰周刊》记者,河南省燃煤量和钢铁生产也居高不下,是必须考虑的省份,但却在上述行动计划和专项资金里面未能体现。同时,京津冀地区刮东南风时,污染物都是汇聚到山前地区,不断累积成霾。因此若仅在京津冀周边地区内部调整工厂污染源,难有作为。 王跃思还表示,治理措施的有效实施,离不开监管环节。从能源结构来看,要治理PM2.5污染无非就是两个要素:燃煤和燃油。虽然这两个控制在行动计划中都有体现,也很充分,但是对于行动计划实施的监督却鲜有说明。他举例说,目前针对污染物二氧化硫的脱硫设备使用很广泛,覆盖率也很高,但是真正每天都在正常运行的有多少呢?临时性“灭火” 各地政府今后将面临越来越重的空气污染治理压力。在贺克斌看来,短期内各地政府倾向于做的,将是“抓一年里的重污染时期,采取临时的应急减排措施”。 贺克斌的判断当日已见迹象。2013年10月16日,北京市委常委会率先通过《北京市空气重污染应急预案》。该预案在去年年底的北京市空气重污染日应急暂行方案上加以修改,将空气污染日划分为四个预警响应级别,由轻到重顺序依次用蓝、黄、橙、红标示。不同时期,北京将采取不同程度的污染减排措施。 根据上述预案,当橙色预警发布时,北京市将实施“停产、停工、停放、停烧”等“四停”强制性污染减排措施:即部分工业企业停产,部分企业限产减少30%的污染物排放;部分土石方和建筑拆除工地停工;全市烟花爆竹停止燃放;露天烧烤停止经营。在空气污染最高级别的“红色预警日”,北京市还将实行机动车单双号限行等措施。 “可解燃眉之急,但不能长9月,京津冀地区PM2.5超标达到2.76倍,长三角地区 导读:中国空气污染的健康危害如何,尚有待更多本土研究证实,但空气污染呈现出的极端复杂性和严重程度,已经令国内所有的环境学者都难以懈怠。 冬季燃煤供暖时节很快将至,北京等地还会重蹈今年1月的严重雾霾天吗? 清华大学环境学院院长贺克斌教授的回答丝毫没有迟疑:肯定的。这一席问答发生在2013年10月16日的清华大学环境节能楼报告厅。在北京的这个雾霾天上午,贺克斌向来自全国各地高校环境学科的200多名博士生,作了一场名为《中国区域PM2.5污染特征及控制途径》的学术报告。 山东大学一名博士生在最后的提问环节抛出了她的上述担忧。今年1月,包括山东大学所在的济南等地,中国华北地区的一众城市深陷雾霾天长达数周。这次大范围的重度污染事件至今令公众心有余悸。升级的危机 如果山东大学博士生是在第二天提问,她语气里对空气质量的担忧可能还要增加。 2013年10月17日,世界卫生组织(WHO)下设的国际癌症研究所(IARC)宣布了它的最新认定:室外空气污染是癌症的主要环境原因之一,其重要组成部分可吸入颗粒物被认定为一类致癌物,也就是明确可以致癌的物质。国际癌症研究所是国际上确定化学物质能否致癌的最权威机构。 “我们所呼吸的污染空气其实是致癌物质的混合物。”在国际癌症研究所官网的一份新闻通稿中,空气污染致癌物评估项目组组长柯特·斯托弗(Kurt Straif)这样指出。根据他刚刚带领完成的这项“室外空气污染的致癌物”研究,室外空气污染被称为“百科全书式的致癌物”。 该项研究在报告中解释称,目前已有足够证据表明,部分公众暴露于室外空气污染会导致罹患肺癌。并且,随着颗粒物与空气污染暴露水平的增加,部分公众罹患肺癌的风险也会增加。此外,室外空气污染还会增加人们罹患膀胱癌的风险。 这是科学界对空气污染危害最新的一次强有力认可。关于空气污染对人体健康的损害,本刊今年6月的《大陆空气污染报告》封面故事曾作详细报道。当时,复旦大学公共卫生学院教授阚海东称,一般环境中的大气污染颗粒物是否致癌,国际癌症研究所正在召集相关专家做论证,初步结论尚需时日。 至此,“空气污染致癌”的结论正式宣告证实。 空气污染作为致癌物的最大危害在于,人们很难彻底避免接触这种物质的可能。公共卫生领域的一些国内外专家均在闻讯后指出,大气污染的致癌几率量化到每个人,与其他一类致癌物比如烟草相比并不高。但问题在于,这是一种普遍的环境致癌物。 国际癌症研究所也在它的报告中指出,虽然不同地区的空气污染物成分,以及人们在污染中的暴露水平有所差异,但上述结论适用于全球所有地区。报告指出,近年部分地区的空气污染暴露水平显著提高,在快速工业化的人口大国尤甚。 “确认空气污染可致癌,使得目前对癌症病因的研究迈出了重要一步,这一研究成果向国际社会发出了一个强烈信号:即应毫不拖延地采取行动,减少空气污染。”国际癌症研究所评估项目副组长达纳·卢米斯(Dana Loomis)表示。艰难的持久战 中国空气污染的健康危害如何,尚有待更多本土研究证实,但空气污染呈现出的极端复杂性和严重程度,已经令国内所有的环境学者都难以懈怠。 按照清华大学贺克斌教授在学术报告会上所言,不管是已有的美国、日本、欧洲学者研究,还是国内清华、北大、中科院的研究,“当今世界上最前沿的理论与模型,均无法合理解释和分析我国面临的雾霾污染过程。” 最新的国内PM2.5数据分析,再次揭示了各地不容乐观的空气污染治理形势。贺克斌在PM2.5超标达到1.62倍,珠三角地区超标达到1.08倍。另外一个易遭忽视的霾区——成渝地区超标则达到治久安。”王跃思直言,这属于临时的“灭火”举措。 但各地政府也许更愿意采用这种“灭火”举措。一方面,民众对重污染时期的感受最深刻,舆论此时的指责最频繁;另一方面,上级政府考核全年空气质量指标,提高重污染季的空气质量“分数”,将有效地带动“全年整体成绩”。 事实上,中国各地政府过去几年已积累了不少短期内控制空气质量的经验。贺克斌指出,从2008年的北京奥运会,2010年的上海世博会,到2010年的广州亚运会,各地均有过短期内减排控污的实践经历。 2008年奥运会时期的几张卫星照片简洁而醒目地反映了这一点。贺克斌的PPT报告上,几张照片分别显示了7、8、9月京津冀地区的空气污染状态。7月的京津冀笼罩在黄色雾霾当中,显示颗粒物污染严重。到了8月,北京迎来了“不惜一切要保障”的奥运会,地图也变成了一片绿——洁净的空气来了。 “到9月份,正式的奥运会开完了。残奥会还在开,但就说不用关那么多工厂了。”贺克斌说。很快,9月的京津冀卫星图上黄色雾霾席卷而来。 奥运会期间的空气质量保障至此也成为经典一役。此前在各个讨论场合,《凤凰周刊》记者曾多次耳闻目睹,环境学者提起奥运时期的相关空气污染应急预案。 根据最新的《京津冀及周边地区落实大气污染防治行动计划实施细则》,重污染天气应急响应开始被纳入各级人民政府突发事件应急管理体系。且实行政府主要负责人负责制。2013年底前,京津冀及周边地区将建立健全区域、省、市联动的应急响应体系,实行联防联控。 这场区域性的空气污染大考验将很快到来。如贺克斌在清华大学的学术报告会上所言,北京、济南等地今年一定还会有霾。只不过霾的严重程度与出现时间,将主要取决于气象条件,并不一定会再次发生在1月。 在短期的工厂紧急关闭与长期的五年、十年治理期之间,霾天还将继续艰难求治。相比之下,企业已经展现了它们迅猛的步伐。某国际日用品消费商正在与清华大学谈合作,计划开发一种隔绝皮肤吸收空气中纳米级颗粒污染物的护肤品,贺克斌透露说。 文章来源: 《凤凰周刊》作者:曾鼎2.02倍。

“广东最有可能成为首个满足PM2.5新国标要求的地区。”贺克斌因此分析说。

导读:中国空气污染的健康危害如何,尚有待更多本土研究证实,但空气污染呈现出的极端复杂性和严重程度,已经令国内所有的环境学者都难以懈怠。 冬季燃煤供暖时节很快将至,北京等地还会重蹈今年1月的严重雾霾天吗? 清华大学环境学院院长贺克斌教授的回答丝毫没有迟疑:肯定的。这一席问答发生在2013年10月16日的清华大学环境节能楼报告厅。在北京的这个雾霾天上午,贺克斌向来自全国各地高校环境学科的200多名博士生,作了一场名为《中国区域PM2.5污染特征及控制途径》的学术报告。 山东大学一名博士生在最后的提问环节抛出了她的上述担忧。今年1月,包括山东大学所在的济南等地,中国华北地区的一众城市深陷雾霾天长达数周。这次大范围的重度污染事件至今令公众心有余悸。升级的危机 如果山东大学博士生是在第二天提问,她语气里对空气质量的担忧可能还要增加。 2013年10月17日,世界卫生组织(WHO)下设的国际癌症研究所(IARC)宣布了它的最新认定:室外空气污染是癌症的主要环境原因之一,其重要组成部分可吸入颗粒物被认定为一类致癌物,也就是明确可以致癌的物质。国际癌症研究所是国际上确定化学物质能否致癌的最权威机构。 “我们所呼吸的污染空气其实是致癌物质的混合物。”在国际癌症研究所官网的一份新闻通稿中,空气污染致癌物评估项目组组长柯特·斯托弗(Kurt Straif)这样指出。根据他刚刚带领完成的这项“室外空气污染的致癌物”研究,室外空气污染被称为“百科全书式的致癌物”。 该项研究在报告中解释称,目前已有足够证据表明,部分公众暴露于室外空气污染会导致罹患肺癌。并且,随着颗粒物与空气污染暴露水平的增加,部分公众罹患肺癌的风险也会增加。此外,室外空气污染还会增加人们罹患膀胱癌的风险。 这是科学界对空气污染危害最新的一次强有力认可。关于空气污染对人体健康的损害,本刊今年6月的《大陆空气污染报告》封面故事曾作详细报道。当时,复旦大学公共卫生学院教授阚海东称,一般环境中的大气污染颗粒物是否致癌,国际癌症研究所正在召集相关专家做论证,初步结论尚需时日。 至此,“空气污染致癌”的结论正式宣告证实。 空气污染作为致癌物的最大危害在于,人们很难彻底避免接触这种物质的可能。公共卫生领域的一些国内外专家均在闻讯后指出,大气污染的致癌几率量化到每个人,与其他一类致癌物比如烟草相比并不高。但问题在于,这是一种普遍的环境致癌物。 国际癌症研究所也在它的报告中指出,虽然不同地区的空气污染物成分,以及人们在污染中的暴露水平有所差异,但上述结论适用于全球所有地区。报告指出,近年部分地区的空气污染暴露水平显著提高,在快速工业化的人口大国尤甚。 “确认空气污染可致癌,使得目前对癌症病因的研究迈出了重要一步,这一研究成果向国际社会发出了一个强烈信号:即应毫不拖延地采取行动,减少空气污染。”国际癌症研究所评估项目副组长达纳·卢米斯(Dana Loomis)表示。艰难的持久战 中国空气污染的健康危害如何,尚有待更多本土研究证实,但空气污染呈现出的极端复杂性和严重程度,已经令国内所有的环境学者都难以懈怠。 按照清华大学贺克斌教授在学术报告会上所言,不管是已有的美国、日本、欧洲学者研究,还是国内清华、北大、中科院的研究,“当今世界上最前沿的理论与模型,均无法合理解释和分析我国面临的雾霾污染过程。” 最新的国内PM2.5数据分析,再次揭示了各地不容乐观的空气污染治理形势。贺克斌在

然而,广东PM2.5治理的乐观形势却无法掩盖另一项重要污染物——臭氧污染的加重。根据贺克斌的数据,截至2013治久安。”王跃思直言,这属于临时的“灭火”举措。 但各地政府也许更愿意采用这种“灭火”举措。一方面,民众对重污染时期的感受最深刻,舆论此时的指责最频繁;另一方面,上级政府考核全年空气质量指标,提高重污染季的空气质量“分数”,将有效地带动“全年整体成绩”。 事实上,中国各地政府过去几年已积累了不少短期内控制空气质量的经验。贺克斌指出,从2008年的北京奥运会,2010年的上海世博会,到2010年的广州亚运会,各地均有过短期内减排控污的实践经历。 2008年奥运会时期的几张卫星照片简洁而醒目地反映了这一点。贺克斌的PPT报告上,几张照片分别显示了7、8、9月京津冀地区的空气污染状态。7月的京津冀笼罩在黄色雾霾当中,显示颗粒物污染严重。到了8月,北京迎来了“不惜一切要保障”的奥运会,地图也变成了一片绿——洁净的空气来了。 “到9月份,正式的奥运会开完了。残奥会还在开,但就说不用关那么多工厂了。”贺克斌说。很快,9月的京津冀卫星图上黄色雾霾席卷而来。 奥运会期间的空气质量保障至此也成为经典一役。此前在各个讨论场合,《凤凰周刊》记者曾多次耳闻目睹,环境学者提起奥运时期的相关空气污染应急预案。 根据最新的《京津冀及周边地区落实大气污染防治行动计划实施细则》,重污染天气应急响应开始被纳入各级人民政府突发事件应急管理体系。且实行政府主要负责人负责制。2013年底前,京津冀及周边地区将建立健全区域、省、市联动的应急响应体系,实行联防联控。 这场区域性的空气污染大考验将很快到来。如贺克斌在清华大学的学术报告会上所言,北京、济南等地今年一定还会有霾。只不过霾的严重程度与出现时间,将主要取决于气象条件,并不一定会再次发生在1月。 在短期的工厂紧急关闭与长期的五年、十年治理期之间,霾天还将继续艰难求治。相比之下,企业已经展现了它们迅猛的步伐。某国际日用品消费商正在与清华大学谈合作,计划开发一种隔绝皮肤吸收空气中纳米级颗粒污染物的护肤品,贺克斌透露说。 文章来源: 《凤凰周刊》作者:曾鼎10月,臭氧已经取代PM2.5成为珠三角地区的首要空气污染物。在京津冀和长三角地区,PM2.5则暂时掩盖了臭氧污染的风头。

讲座上公布的数据显示,从2013年1到9月,京津冀地区PM2.5超标达到2.76倍,长三角地区PM2.5超标达到1.62倍,珠三角地区超标达到1.08倍。另外一个易遭忽视的霾区——成渝地区超标则达到2.02倍。 “广东最有可能成为首个满足PM2.5新国标要求的地区。”贺克斌因此分析说。 然而,广东PM2.5治理的乐观形势却无法掩盖另一项重要污染物——臭氧污染的加重。根据贺克斌的数据,截至2013年10月,臭氧已经取代PM2.5成为珠三角地区的首要空气污染物。在京津冀和长三角地区,PM2.5则暂时掩盖了臭氧污染的风头。 按照环保部2012年制定的“空气新国标”,三地距离上述空气污染物指标全面达标,均较遥远。 2013年9月12日,国务院下发《大气污染防治行动计划》,吹响了这场艰难求治行动的号角。该计划称,要用五年时间改善全国空气质量,大幅减少重污染天气。在此基础上,彻底消除重污染天气,明显改善全国空气质量,则需再花上“五年或更长时间”。 随后,全国空气污染最严重的京津冀地区也迎来同样口径的文件。当月,环保部联合发改委、住建部等6部门下发了《京津冀及周边地区落实大气污染防治行动计划实施细则》。同时,中央财政整合有关专项,设立了大气污染防治专项资金。9月安排的50亿元资金,全部用于京津冀及周边地区(具体包括京津冀蒙晋鲁六个省份)大气污染治理工作。 这一系列行动赢得了舆论的正面评价,但也引发了部分学者的质疑和担忧。 “中央财政安排50亿元用于北京周围六个省份治理大气污染,实在不是一个有利改革的举措。”同济大学可持续发展与管理研究所所长诸大建发微博分析说,中央财政来自全国,给地方拨款,不利于污染问题内部化解决;此举同时也可能造成“污染治理只要砸钱就能够突击解决”的错觉。 中科院大气物理研究所研究员王跃思则从科研的角度指出了几点不足。他告诉《凤凰周刊》记者,河南省燃煤量和钢铁生产也居高不下,是必须考虑的省份,但却在上述行动计划和专项资金里面未能体现。同时,京津冀地区刮东南风时,污染物都是汇聚到山前地区,不断累积成霾。因此若仅在京津冀周边地区内部调整工厂污染源,难有作为。 王跃思还表示,治理措施的有效实施,离不开监管环节。从能源结构来看,要治理PM2.5污染无非就是两个要素:燃煤和燃油。虽然这两个控制在行动计划中都有体现,也很充分,但是对于行动计划实施的监督却鲜有说明。他举例说,目前针对污染物二氧化硫的脱硫设备使用很广泛,覆盖率也很高,但是真正每天都在正常运行的有多少呢?临时性“灭火” 各地政府今后将面临越来越重的空气污染治理压力。在贺克斌看来,短期内各地政府倾向于做的,将是“抓一年里的重污染时期,采取临时的应急减排措施”。 贺克斌的判断当日已见迹象。2013年10月16日,北京市委常委会率先通过《北京市空气重污染应急预案》。该预案在去年年底的北京市空气重污染日应急暂行方案上加以修改,将空气污染日划分为四个预警响应级别,由轻到重顺序依次用蓝、黄、橙、红标示。不同时期,北京将采取不同程度的污染减排措施。 根据上述预案,当橙色预警发布时,北京市将实施“停产、停工、停放、停烧”等“四停”强制性污染减排措施:即部分工业企业停产,部分企业限产减少30%的污染物排放;部分土石方和建筑拆除工地停工;全市烟花爆竹停止燃放;露天烧烤停止经营。在空气污染最高级别的“红色预警日”,北京市还将实行机动车单双号限行等措施。 “可解燃眉之急,但不能长

按照环保部2012年制定的“空气新国标”,三地距离上述空气污染物指标全面达标,均较遥远。

导读:中国空气污染的健康危害如何,尚有待更多本土研究证实,但空气污染呈现出的极端复杂性和严重程度,已经令国内所有的环境学者都难以懈怠。 冬季燃煤供暖时节很快将至,北京等地还会重蹈今年1月的严重雾霾天吗? 清华大学环境学院院长贺克斌教授的回答丝毫没有迟疑:肯定的。这一席问答发生在2013年10月16日的清华大学环境节能楼报告厅。在北京的这个雾霾天上午,贺克斌向来自全国各地高校环境学科的200多名博士生,作了一场名为《中国区域PM2.5污染特征及控制途径》的学术报告。 山东大学一名博士生在最后的提问环节抛出了她的上述担忧。今年1月,包括山东大学所在的济南等地,中国华北地区的一众城市深陷雾霾天长达数周。这次大范围的重度污染事件至今令公众心有余悸。升级的危机 如果山东大学博士生是在第二天提问,她语气里对空气质量的担忧可能还要增加。 2013年10月17日,世界卫生组织(WHO)下设的国际癌症研究所(IARC)宣布了它的最新认定:室外空气污染是癌症的主要环境原因之一,其重要组成部分可吸入颗粒物被认定为一类致癌物,也就是明确可以致癌的物质。国际癌症研究所是国际上确定化学物质能否致癌的最权威机构。 “我们所呼吸的污染空气其实是致癌物质的混合物。”在国际癌症研究所官网的一份新闻通稿中,空气污染致癌物评估项目组组长柯特·斯托弗(Kurt Straif)这样指出。根据他刚刚带领完成的这项“室外空气污染的致癌物”研究,室外空气污染被称为“百科全书式的致癌物”。 该项研究在报告中解释称,目前已有足够证据表明,部分公众暴露于室外空气污染会导致罹患肺癌。并且,随着颗粒物与空气污染暴露水平的增加,部分公众罹患肺癌的风险也会增加。此外,室外空气污染还会增加人们罹患膀胱癌的风险。 这是科学界对空气污染危害最新的一次强有力认可。关于空气污染对人体健康的损害,本刊今年6月的《大陆空气污染报告》封面故事曾作详细报道。当时,复旦大学公共卫生学院教授阚海东称,一般环境中的大气污染颗粒物是否致癌,国际癌症研究所正在召集相关专家做论证,初步结论尚需时日。 至此,“空气污染致癌”的结论正式宣告证实。 空气污染作为致癌物的最大危害在于,人们很难彻底避免接触这种物质的可能。公共卫生领域的一些国内外专家均在闻讯后指出,大气污染的致癌几率量化到每个人,与其他一类致癌物比如烟草相比并不高。但问题在于,这是一种普遍的环境致癌物。 国际癌症研究所也在它的报告中指出,虽然不同地区的空气污染物成分,以及人们在污染中的暴露水平有所差异,但上述结论适用于全球所有地区。报告指出,近年部分地区的空气污染暴露水平显著提高,在快速工业化的人口大国尤甚。 “确认空气污染可致癌,使得目前对癌症病因的研究迈出了重要一步,这一研究成果向国际社会发出了一个强烈信号:即应毫不拖延地采取行动,减少空气污染。”国际癌症研究所评估项目副组长达纳·卢米斯(Dana Loomis)表示。艰难的持久战 中国空气污染的健康危害如何,尚有待更多本土研究证实,但空气污染呈现出的极端复杂性和严重程度,已经令国内所有的环境学者都难以懈怠。 按照清华大学贺克斌教授在学术报告会上所言,不管是已有的美国、日本、欧洲学者研究,还是国内清华、北大、中科院的研究,“当今世界上最前沿的理论与模型,均无法合理解释和分析我国面临的雾霾污染过程。” 最新的国内PM2.5数据分析,再次揭示了各地不容乐观的空气污染治理形势。贺克斌在2013912日,国务院下发《大气污染防治行动计划》,吹响了这场艰难求治行动的号角。该计划称,要用五年时间改善全国空气质量,大幅减少重污染天气。在此基础上,彻底消除重污染天气,明显改善全国空气质量,则需再花上“五年或更长时间”。

讲座上公布的数据显示,从2013年1到9月,京津冀地区PM2.5超标达到2.76倍,长三角地区PM2.5超标达到1.62倍,珠三角地区超标达到1.08倍。另外一个易遭忽视的霾区——成渝地区超标则达到2.02倍。 “广东最有可能成为首个满足PM2.5新国标要求的地区。”贺克斌因此分析说。 然而,广东PM2.5治理的乐观形势却无法掩盖另一项重要污染物——臭氧污染的加重。根据贺克斌的数据,截至2013年10月,臭氧已经取代PM2.5成为珠三角地区的首要空气污染物。在京津冀和长三角地区,PM2.5则暂时掩盖了臭氧污染的风头。 按照环保部2012年制定的“空气新国标”,三地距离上述空气污染物指标全面达标,均较遥远。 2013年9月12日,国务院下发《大气污染防治行动计划》,吹响了这场艰难求治行动的号角。该计划称,要用五年时间改善全国空气质量,大幅减少重污染天气。在此基础上,彻底消除重污染天气,明显改善全国空气质量,则需再花上“五年或更长时间”。 随后,全国空气污染最严重的京津冀地区也迎来同样口径的文件。当月,环保部联合发改委、住建部等6部门下发了《京津冀及周边地区落实大气污染防治行动计划实施细则》。同时,中央财政整合有关专项,设立了大气污染防治专项资金。9月安排的50亿元资金,全部用于京津冀及周边地区(具体包括京津冀蒙晋鲁六个省份)大气污染治理工作。 这一系列行动赢得了舆论的正面评价,但也引发了部分学者的质疑和担忧。 “中央财政安排50亿元用于北京周围六个省份治理大气污染,实在不是一个有利改革的举措。”同济大学可持续发展与管理研究所所长诸大建发微博分析说,中央财政来自全国,给地方拨款,不利于污染问题内部化解决;此举同时也可能造成“污染治理只要砸钱就能够突击解决”的错觉。 中科院大气物理研究所研究员王跃思则从科研的角度指出了几点不足。他告诉《凤凰周刊》记者,河南省燃煤量和钢铁生产也居高不下,是必须考虑的省份,但却在上述行动计划和专项资金里面未能体现。同时,京津冀地区刮东南风时,污染物都是汇聚到山前地区,不断累积成霾。因此若仅在京津冀周边地区内部调整工厂污染源,难有作为。 王跃思还表示,治理措施的有效实施,离不开监管环节。从能源结构来看,要治理PM2.5污染无非就是两个要素:燃煤和燃油。虽然这两个控制在行动计划中都有体现,也很充分,但是对于行动计划实施的监督却鲜有说明。他举例说,目前针对污染物二氧化硫的脱硫设备使用很广泛,覆盖率也很高,但是真正每天都在正常运行的有多少呢?临时性“灭火” 各地政府今后将面临越来越重的空气污染治理压力。在贺克斌看来,短期内各地政府倾向于做的,将是“抓一年里的重污染时期,采取临时的应急减排措施”。 贺克斌的判断当日已见迹象。2013年10月16日,北京市委常委会率先通过《北京市空气重污染应急预案》。该预案在去年年底的北京市空气重污染日应急暂行方案上加以修改,将空气污染日划分为四个预警响应级别,由轻到重顺序依次用蓝、黄、橙、红标示。不同时期,北京将采取不同程度的污染减排措施。 根据上述预案,当橙色预警发布时,北京市将实施“停产、停工、停放、停烧”等“四停”强制性污染减排措施:即部分工业企业停产,部分企业限产减少30%的污染物排放;部分土石方和建筑拆除工地停工;全市烟花爆竹停止燃放;露天烧烤停止经营。在空气污染最高级别的“红色预警日”,北京市还将实行机动车单双号限行等措施。 “可解燃眉之急,但不能长

随后,全国空气污染最严重的京津冀地区也迎来同样口径的文件。当月,环保部联合发改委、住建部等6部门下发了《京津冀及周边地区落实大气污染防治行动计划实施细则》。同时,中央财政整合有关专项,设立了大气污染防治专项资金。9月安排的50亿元资金,全部用于京津冀及周边地区(具体包括京津冀蒙晋鲁六个省份)大气污染治理工作。

这一系列行动赢得了舆论的正面评价,但也引发了部分学者的质疑和担忧。

“中央财政安排 导读:中国空气污染的健康危害如何,尚有待更多本土研究证实,但空气污染呈现出的极端复杂性和严重程度,已经令国内所有的环境学者都难以懈怠。 冬季燃煤供暖时节很快将至,北京等地还会重蹈今年1月的严重雾霾天吗? 清华大学环境学院院长贺克斌教授的回答丝毫没有迟疑:肯定的。这一席问答发生在2013年10月16日的清华大学环境节能楼报告厅。在北京的这个雾霾天上午,贺克斌向来自全国各地高校环境学科的200多名博士生,作了一场名为《中国区域PM2.5污染特征及控制途径》的学术报告。 山东大学一名博士生在最后的提问环节抛出了她的上述担忧。今年1月,包括山东大学所在的济南等地,中国华北地区的一众城市深陷雾霾天长达数周。这次大范围的重度污染事件至今令公众心有余悸。升级的危机 如果山东大学博士生是在第二天提问,她语气里对空气质量的担忧可能还要增加。 2013年10月17日,世界卫生组织(WHO)下设的国际癌症研究所(IARC)宣布了它的最新认定:室外空气污染是癌症的主要环境原因之一,其重要组成部分可吸入颗粒物被认定为一类致癌物,也就是明确可以致癌的物质。国际癌症研究所是国际上确定化学物质能否致癌的最权威机构。 “我们所呼吸的污染空气其实是致癌物质的混合物。”在国际癌症研究所官网的一份新闻通稿中,空气污染致癌物评估项目组组长柯特·斯托弗(Kurt Straif)这样指出。根据他刚刚带领完成的这项“室外空气污染的致癌物”研究,室外空气污染被称为“百科全书式的致癌物”。 该项研究在报告中解释称,目前已有足够证据表明,部分公众暴露于室外空气污染会导致罹患肺癌。并且,随着颗粒物与空气污染暴露水平的增加,部分公众罹患肺癌的风险也会增加。此外,室外空气污染还会增加人们罹患膀胱癌的风险。 这是科学界对空气污染危害最新的一次强有力认可。关于空气污染对人体健康的损害,本刊今年6月的《大陆空气污染报告》封面故事曾作详细报道。当时,复旦大学公共卫生学院教授阚海东称,一般环境中的大气污染颗粒物是否致癌,国际癌症研究所正在召集相关专家做论证,初步结论尚需时日。 至此,“空气污染致癌”的结论正式宣告证实。 空气污染作为致癌物的最大危害在于,人们很难彻底避免接触这种物质的可能。公共卫生领域的一些国内外专家均在闻讯后指出,大气污染的致癌几率量化到每个人,与其他一类致癌物比如烟草相比并不高。但问题在于,这是一种普遍的环境致癌物。 国际癌症研究所也在它的报告中指出,虽然不同地区的空气污染物成分,以及人们在污染中的暴露水平有所差异,但上述结论适用于全球所有地区。报告指出,近年部分地区的空气污染暴露水平显著提高,在快速工业化的人口大国尤甚。 “确认空气污染可致癌,使得目前对癌症病因的研究迈出了重要一步,这一研究成果向国际社会发出了一个强烈信号:即应毫不拖延地采取行动,减少空气污染。”国际癌症研究所评估项目副组长达纳·卢米斯(Dana Loomis)表示。艰难的持久战 中国空气污染的健康危害如何,尚有待更多本土研究证实,但空气污染呈现出的极端复杂性和严重程度,已经令国内所有的环境学者都难以懈怠。 按照清华大学贺克斌教授在学术报告会上所言,不管是已有的美国、日本、欧洲学者研究,还是国内清华、北大、中科院的研究,“当今世界上最前沿的理论与模型,均无法合理解释和分析我国面临的雾霾污染过程。” 最新的国内PM2.5数据分析,再次揭示了各地不容乐观的空气污染治理形势。贺克斌在50亿元用于北京周围六个省份治理大气污染,实在不是一个有利改革的举措。”同济大学可持续发展与管理研究所所长诸大建发微博分析说,中央财政来自全国,给地方拨款,不利于污染问题内部化解决;此举同时也可能造成“污染治理只要砸钱就能够突击解决”的错觉。

中科院大气物理研究所研究员王跃思则从科研的角度指出了几点不足。他告诉《凤凰周刊》记者,河南省燃煤量和钢铁生产也居高不下,是必须考虑的省份,但却在上述行动计划和专项资金里面未能体现。同时,京津冀地区刮东南风时,污染物都是汇聚到山前地区,不断累积成霾。因此若仅在京津冀周边地区内部调整工厂污染源,难有作为。

王跃思还表示,治理措施的有效实施,离不开监管环节。从能源结构来看,要治理讲座上公布的数据显示,从2013年1到9月,京津冀地区PM2.5超标达到2.76倍,长三角地区PM2.5超标达到1.62倍,珠三角地区超标达到1.08倍。另外一个易遭忽视的霾区——成渝地区超标则达到2.02倍。 “广东最有可能成为首个满足PM2.5新国标要求的地区。”贺克斌因此分析说。 然而,广东PM2.5治理的乐观形势却无法掩盖另一项重要污染物——臭氧污染的加重。根据贺克斌的数据,截至2013年10月,臭氧已经取代PM2.5成为珠三角地区的首要空气污染物。在京津冀和长三角地区,PM2.5则暂时掩盖了臭氧污染的风头。 按照环保部2012年制定的“空气新国标”,三地距离上述空气污染物指标全面达标,均较遥远。 2013年9月12日,国务院下发《大气污染防治行动计划》,吹响了这场艰难求治行动的号角。该计划称,要用五年时间改善全国空气质量,大幅减少重污染天气。在此基础上,彻底消除重污染天气,明显改善全国空气质量,则需再花上“五年或更长时间”。 随后,全国空气污染最严重的京津冀地区也迎来同样口径的文件。当月,环保部联合发改委、住建部等6部门下发了《京津冀及周边地区落实大气污染防治行动计划实施细则》。同时,中央财政整合有关专项,设立了大气污染防治专项资金。9月安排的50亿元资金,全部用于京津冀及周边地区(具体包括京津冀蒙晋鲁六个省份)大气污染治理工作。 这一系列行动赢得了舆论的正面评价,但也引发了部分学者的质疑和担忧。 “中央财政安排50亿元用于北京周围六个省份治理大气污染,实在不是一个有利改革的举措。”同济大学可持续发展与管理研究所所长诸大建发微博分析说,中央财政来自全国,给地方拨款,不利于污染问题内部化解决;此举同时也可能造成“污染治理只要砸钱就能够突击解决”的错觉。 中科院大气物理研究所研究员王跃思则从科研的角度指出了几点不足。他告诉《凤凰周刊》记者,河南省燃煤量和钢铁生产也居高不下,是必须考虑的省份,但却在上述行动计划和专项资金里面未能体现。同时,京津冀地区刮东南风时,污染物都是汇聚到山前地区,不断累积成霾。因此若仅在京津冀周边地区内部调整工厂污染源,难有作为。 王跃思还表示,治理措施的有效实施,离不开监管环节。从能源结构来看,要治理PM2.5污染无非就是两个要素:燃煤和燃油。虽然这两个控制在行动计划中都有体现,也很充分,但是对于行动计划实施的监督却鲜有说明。他举例说,目前针对污染物二氧化硫的脱硫设备使用很广泛,覆盖率也很高,但是真正每天都在正常运行的有多少呢?临时性“灭火” 各地政府今后将面临越来越重的空气污染治理压力。在贺克斌看来,短期内各地政府倾向于做的,将是“抓一年里的重污染时期,采取临时的应急减排措施”。 贺克斌的判断当日已见迹象。2013年10月16日,北京市委常委会率先通过《北京市空气重污染应急预案》。该预案在去年年底的北京市空气重污染日应急暂行方案上加以修改,将空气污染日划分为四个预警响应级别,由轻到重顺序依次用蓝、黄、橙、红标示。不同时期,北京将采取不同程度的污染减排措施。 根据上述预案,当橙色预警发布时,北京市将实施“停产、停工、停放、停烧”等“四停”强制性污染减排措施:即部分工业企业停产,部分企业限产减少30%的污染物排放;部分土石方和建筑拆除工地停工;全市烟花爆竹停止燃放;露天烧烤停止经营。在空气污染最高级别的“红色预警日”,北京市还将实行机动车单双号限行等措施。 “可解燃眉之急,但不能长PM2.5污染无非就是两个要素:燃煤和燃油。虽然这两个控制在行动计划中都有体现,也很充分,但是对于行动计划实施的监督却鲜有说明。他举例说,目前针对污染物二氧化硫的脱硫设备使用很广泛,覆盖率也很高,但是真正每天都在正常运行的有多少呢?

临时性“灭火”

各地政府今后将面临越来越重的空气污染治理压力。在贺克斌看来,短期内各地政府倾向于做的,将是“抓一年里的重污染时期,采取临时的应急减排措施”。

导读:中国空气污染的健康危害如何,尚有待更多本土研究证实,但空气污染呈现出的极端复杂性和严重程度,已经令国内所有的环境学者都难以懈怠。 冬季燃煤供暖时节很快将至,北京等地还会重蹈今年1月的严重雾霾天吗? 清华大学环境学院院长贺克斌教授的回答丝毫没有迟疑:肯定的。这一席问答发生在2013年10月16日的清华大学环境节能楼报告厅。在北京的这个雾霾天上午,贺克斌向来自全国各地高校环境学科的200多名博士生,作了一场名为《中国区域PM2.5污染特征及控制途径》的学术报告。 山东大学一名博士生在最后的提问环节抛出了她的上述担忧。今年1月,包括山东大学所在的济南等地,中国华北地区的一众城市深陷雾霾天长达数周。这次大范围的重度污染事件至今令公众心有余悸。升级的危机 如果山东大学博士生是在第二天提问,她语气里对空气质量的担忧可能还要增加。 2013年10月17日,世界卫生组织(WHO)下设的国际癌症研究所(IARC)宣布了它的最新认定:室外空气污染是癌症的主要环境原因之一,其重要组成部分可吸入颗粒物被认定为一类致癌物,也就是明确可以致癌的物质。国际癌症研究所是国际上确定化学物质能否致癌的最权威机构。 “我们所呼吸的污染空气其实是致癌物质的混合物。”在国际癌症研究所官网的一份新闻通稿中,空气污染致癌物评估项目组组长柯特·斯托弗(Kurt Straif)这样指出。根据他刚刚带领完成的这项“室外空气污染的致癌物”研究,室外空气污染被称为“百科全书式的致癌物”。 该项研究在报告中解释称,目前已有足够证据表明,部分公众暴露于室外空气污染会导致罹患肺癌。并且,随着颗粒物与空气污染暴露水平的增加,部分公众罹患肺癌的风险也会增加。此外,室外空气污染还会增加人们罹患膀胱癌的风险。 这是科学界对空气污染危害最新的一次强有力认可。关于空气污染对人体健康的损害,本刊今年6月的《大陆空气污染报告》封面故事曾作详细报道。当时,复旦大学公共卫生学院教授阚海东称,一般环境中的大气污染颗粒物是否致癌,国际癌症研究所正在召集相关专家做论证,初步结论尚需时日。 至此,“空气污染致癌”的结论正式宣告证实。 空气污染作为致癌物的最大危害在于,人们很难彻底避免接触这种物质的可能。公共卫生领域的一些国内外专家均在闻讯后指出,大气污染的致癌几率量化到每个人,与其他一类致癌物比如烟草相比并不高。但问题在于,这是一种普遍的环境致癌物。 国际癌症研究所也在它的报告中指出,虽然不同地区的空气污染物成分,以及人们在污染中的暴露水平有所差异,但上述结论适用于全球所有地区。报告指出,近年部分地区的空气污染暴露水平显著提高,在快速工业化的人口大国尤甚。 “确认空气污染可致癌,使得目前对癌症病因的研究迈出了重要一步,这一研究成果向国际社会发出了一个强烈信号:即应毫不拖延地采取行动,减少空气污染。”国际癌症研究所评估项目副组长达纳·卢米斯(Dana Loomis)表示。艰难的持久战 中国空气污染的健康危害如何,尚有待更多本土研究证实,但空气污染呈现出的极端复杂性和严重程度,已经令国内所有的环境学者都难以懈怠。 按照清华大学贺克斌教授在学术报告会上所言,不管是已有的美国、日本、欧洲学者研究,还是国内清华、北大、中科院的研究,“当今世界上最前沿的理论与模型,均无法合理解释和分析我国面临的雾霾污染过程。” 最新的国内PM2.5数据分析,再次揭示了各地不容乐观的空气污染治理形势。贺克斌在

贺克斌的判断当日已见迹象。201310治久安。”王跃思直言,这属于临时的“灭火”举措。 但各地政府也许更愿意采用这种“灭火”举措。一方面,民众对重污染时期的感受最深刻,舆论此时的指责最频繁;另一方面,上级政府考核全年空气质量指标,提高重污染季的空气质量“分数”,将有效地带动“全年整体成绩”。 事实上,中国各地政府过去几年已积累了不少短期内控制空气质量的经验。贺克斌指出,从2008年的北京奥运会,2010年的上海世博会,到2010年的广州亚运会,各地均有过短期内减排控污的实践经历。 2008年奥运会时期的几张卫星照片简洁而醒目地反映了这一点。贺克斌的PPT报告上,几张照片分别显示了7、8、9月京津冀地区的空气污染状态。7月的京津冀笼罩在黄色雾霾当中,显示颗粒物污染严重。到了8月,北京迎来了“不惜一切要保障”的奥运会,地图也变成了一片绿——洁净的空气来了。 “到9月份,正式的奥运会开完了。残奥会还在开,但就说不用关那么多工厂了。”贺克斌说。很快,9月的京津冀卫星图上黄色雾霾席卷而来。 奥运会期间的空气质量保障至此也成为经典一役。此前在各个讨论场合,《凤凰周刊》记者曾多次耳闻目睹,环境学者提起奥运时期的相关空气污染应急预案。 根据最新的《京津冀及周边地区落实大气污染防治行动计划实施细则》,重污染天气应急响应开始被纳入各级人民政府突发事件应急管理体系。且实行政府主要负责人负责制。2013年底前,京津冀及周边地区将建立健全区域、省、市联动的应急响应体系,实行联防联控。 这场区域性的空气污染大考验将很快到来。如贺克斌在清华大学的学术报告会上所言,北京、济南等地今年一定还会有霾。只不过霾的严重程度与出现时间,将主要取决于气象条件,并不一定会再次发生在1月。 在短期的工厂紧急关闭与长期的五年、十年治理期之间,霾天还将继续艰难求治。相比之下,企业已经展现了它们迅猛的步伐。某国际日用品消费商正在与清华大学谈合作,计划开发一种隔绝皮肤吸收空气中纳米级颗粒污染物的护肤品,贺克斌透露说。 文章来源: 《凤凰周刊》作者:曾鼎16日,北京市委常委会率先通过《北京市空气重污染应急预案》。该预案在去年年底的北京市空气重污染日应急暂行方案上加以修改,将空气污染日划分为四个预警响应级别,由轻到重顺序依次用蓝、黄、橙、红标示。不同时期,北京将采取不同程度的污染减排措施。

根据上述预案,当橙色预警发布时,北京市将实施“停产、停工、停放、停烧”等“四停”强制性污染减排措施:即部分工业企业停产,部分企业限产减少30%的污染物排放;部分土石方和建筑拆除工地停工;全市烟花爆竹停止燃放;露天烧烤停止经营。在空气污染最高级别的“红色预警日”,北京市还将实行机动车单双号限行等措施。

讲座上公布的数据显示,从2013年1到9月,京津冀地区PM2.5超标达到2.76倍,长三角地区PM2.5超标达到1.62倍,珠三角地区超标达到1.08倍。另外一个易遭忽视的霾区——成渝地区超标则达到2.02倍。 “广东最有可能成为首个满足PM2.5新国标要求的地区。”贺克斌因此分析说。 然而,广东PM2.5治理的乐观形势却无法掩盖另一项重要污染物——臭氧污染的加重。根据贺克斌的数据,截至2013年10月,臭氧已经取代PM2.5成为珠三角地区的首要空气污染物。在京津冀和长三角地区,PM2.5则暂时掩盖了臭氧污染的风头。 按照环保部2012年制定的“空气新国标”,三地距离上述空气污染物指标全面达标,均较遥远。 2013年9月12日,国务院下发《大气污染防治行动计划》,吹响了这场艰难求治行动的号角。该计划称,要用五年时间改善全国空气质量,大幅减少重污染天气。在此基础上,彻底消除重污染天气,明显改善全国空气质量,则需再花上“五年或更长时间”。 随后,全国空气污染最严重的京津冀地区也迎来同样口径的文件。当月,环保部联合发改委、住建部等6部门下发了《京津冀及周边地区落实大气污染防治行动计划实施细则》。同时,中央财政整合有关专项,设立了大气污染防治专项资金。9月安排的50亿元资金,全部用于京津冀及周边地区(具体包括京津冀蒙晋鲁六个省份)大气污染治理工作。 这一系列行动赢得了舆论的正面评价,但也引发了部分学者的质疑和担忧。 “中央财政安排50亿元用于北京周围六个省份治理大气污染,实在不是一个有利改革的举措。”同济大学可持续发展与管理研究所所长诸大建发微博分析说,中央财政来自全国,给地方拨款,不利于污染问题内部化解决;此举同时也可能造成“污染治理只要砸钱就能够突击解决”的错觉。 中科院大气物理研究所研究员王跃思则从科研的角度指出了几点不足。他告诉《凤凰周刊》记者,河南省燃煤量和钢铁生产也居高不下,是必须考虑的省份,但却在上述行动计划和专项资金里面未能体现。同时,京津冀地区刮东南风时,污染物都是汇聚到山前地区,不断累积成霾。因此若仅在京津冀周边地区内部调整工厂污染源,难有作为。 王跃思还表示,治理措施的有效实施,离不开监管环节。从能源结构来看,要治理PM2.5污染无非就是两个要素:燃煤和燃油。虽然这两个控制在行动计划中都有体现,也很充分,但是对于行动计划实施的监督却鲜有说明。他举例说,目前针对污染物二氧化硫的脱硫设备使用很广泛,覆盖率也很高,但是真正每天都在正常运行的有多少呢?临时性“灭火” 各地政府今后将面临越来越重的空气污染治理压力。在贺克斌看来,短期内各地政府倾向于做的,将是“抓一年里的重污染时期,采取临时的应急减排措施”。 贺克斌的判断当日已见迹象。2013年10月16日,北京市委常委会率先通过《北京市空气重污染应急预案》。该预案在去年年底的北京市空气重污染日应急暂行方案上加以修改,将空气污染日划分为四个预警响应级别,由轻到重顺序依次用蓝、黄、橙、红标示。不同时期,北京将采取不同程度的污染减排措施。 根据上述预案,当橙色预警发布时,北京市将实施“停产、停工、停放、停烧”等“四停”强制性污染减排措施:即部分工业企业停产,部分企业限产减少30%的污染物排放;部分土石方和建筑拆除工地停工;全市烟花爆竹停止燃放;露天烧烤停止经营。在空气污染最高级别的“红色预警日”,北京市还将实行机动车单双号限行等措施。 “可解燃眉之急,但不能长

“可解燃眉之急,但不能长治久安。”王跃思直言,这属于临时的“灭火”举措。

但各地政府也许更愿意采用这种“灭火”举措。一方面,民众对重污染时期的感受最深刻,舆论此时的指责最频繁;另一方面,上级政府考核全年空气质量指标,提高重污染季的空气质量“分数”,将有效地带动“全年整体成绩”。

事实上,中国各地政府过去几年已积累了不少短期内控制空气质量的经验。贺克斌指出,从 导读:中国空气污染的健康危害如何,尚有待更多本土研究证实,但空气污染呈现出的极端复杂性和严重程度,已经令国内所有的环境学者都难以懈怠。 冬季燃煤供暖时节很快将至,北京等地还会重蹈今年1月的严重雾霾天吗? 清华大学环境学院院长贺克斌教授的回答丝毫没有迟疑:肯定的。这一席问答发生在2013年10月16日的清华大学环境节能楼报告厅。在北京的这个雾霾天上午,贺克斌向来自全国各地高校环境学科的200多名博士生,作了一场名为《中国区域PM2.5污染特征及控制途径》的学术报告。 山东大学一名博士生在最后的提问环节抛出了她的上述担忧。今年1月,包括山东大学所在的济南等地,中国华北地区的一众城市深陷雾霾天长达数周。这次大范围的重度污染事件至今令公众心有余悸。升级的危机 如果山东大学博士生是在第二天提问,她语气里对空气质量的担忧可能还要增加。 2013年10月17日,世界卫生组织(WHO)下设的国际癌症研究所(IARC)宣布了它的最新认定:室外空气污染是癌症的主要环境原因之一,其重要组成部分可吸入颗粒物被认定为一类致癌物,也就是明确可以致癌的物质。国际癌症研究所是国际上确定化学物质能否致癌的最权威机构。 “我们所呼吸的污染空气其实是致癌物质的混合物。”在国际癌症研究所官网的一份新闻通稿中,空气污染致癌物评估项目组组长柯特·斯托弗(Kurt Straif)这样指出。根据他刚刚带领完成的这项“室外空气污染的致癌物”研究,室外空气污染被称为“百科全书式的致癌物”。 该项研究在报告中解释称,目前已有足够证据表明,部分公众暴露于室外空气污染会导致罹患肺癌。并且,随着颗粒物与空气污染暴露水平的增加,部分公众罹患肺癌的风险也会增加。此外,室外空气污染还会增加人们罹患膀胱癌的风险。 这是科学界对空气污染危害最新的一次强有力认可。关于空气污染对人体健康的损害,本刊今年6月的《大陆空气污染报告》封面故事曾作详细报道。当时,复旦大学公共卫生学院教授阚海东称,一般环境中的大气污染颗粒物是否致癌,国际癌症研究所正在召集相关专家做论证,初步结论尚需时日。 至此,“空气污染致癌”的结论正式宣告证实。 空气污染作为致癌物的最大危害在于,人们很难彻底避免接触这种物质的可能。公共卫生领域的一些国内外专家均在闻讯后指出,大气污染的致癌几率量化到每个人,与其他一类致癌物比如烟草相比并不高。但问题在于,这是一种普遍的环境致癌物。 国际癌症研究所也在它的报告中指出,虽然不同地区的空气污染物成分,以及人们在污染中的暴露水平有所差异,但上述结论适用于全球所有地区。报告指出,近年部分地区的空气污染暴露水平显著提高,在快速工业化的人口大国尤甚。 “确认空气污染可致癌,使得目前对癌症病因的研究迈出了重要一步,这一研究成果向国际社会发出了一个强烈信号:即应毫不拖延地采取行动,减少空气污染。”国际癌症研究所评估项目副组长达纳·卢米斯(Dana Loomis)表示。艰难的持久战 中国空气污染的健康危害如何,尚有待更多本土研究证实,但空气污染呈现出的极端复杂性和严重程度,已经令国内所有的环境学者都难以懈怠。 按照清华大学贺克斌教授在学术报告会上所言,不管是已有的美国、日本、欧洲学者研究,还是国内清华、北大、中科院的研究,“当今世界上最前沿的理论与模型,均无法合理解释和分析我国面临的雾霾污染过程。” 最新的国内PM2.5数据分析,再次揭示了各地不容乐观的空气污染治理形势。贺克斌在2008年的北京奥运会,2010年的上海世博会,到2010年的广州亚运会,各地均有过短期内减排控污的实践经历。

导读:中国空气污染的健康危害如何,尚有待更多本土研究证实,但空气污染呈现出的极端复杂性和严重程度,已经令国内所有的环境学者都难以懈怠。 冬季燃煤供暖时节很快将至,北京等地还会重蹈今年1月的严重雾霾天吗? 清华大学环境学院院长贺克斌教授的回答丝毫没有迟疑:肯定的。这一席问答发生在2013年10月16日的清华大学环境节能楼报告厅。在北京的这个雾霾天上午,贺克斌向来自全国各地高校环境学科的200多名博士生,作了一场名为《中国区域PM2.5污染特征及控制途径》的学术报告。 山东大学一名博士生在最后的提问环节抛出了她的上述担忧。今年1月,包括山东大学所在的济南等地,中国华北地区的一众城市深陷雾霾天长达数周。这次大范围的重度污染事件至今令公众心有余悸。升级的危机 如果山东大学博士生是在第二天提问,她语气里对空气质量的担忧可能还要增加。 2013年10月17日,世界卫生组织(WHO)下设的国际癌症研究所(IARC)宣布了它的最新认定:室外空气污染是癌症的主要环境原因之一,其重要组成部分可吸入颗粒物被认定为一类致癌物,也就是明确可以致癌的物质。国际癌症研究所是国际上确定化学物质能否致癌的最权威机构。 “我们所呼吸的污染空气其实是致癌物质的混合物。”在国际癌症研究所官网的一份新闻通稿中,空气污染致癌物评估项目组组长柯特·斯托弗(Kurt Straif)这样指出。根据他刚刚带领完成的这项“室外空气污染的致癌物”研究,室外空气污染被称为“百科全书式的致癌物”。 该项研究在报告中解释称,目前已有足够证据表明,部分公众暴露于室外空气污染会导致罹患肺癌。并且,随着颗粒物与空气污染暴露水平的增加,部分公众罹患肺癌的风险也会增加。此外,室外空气污染还会增加人们罹患膀胱癌的风险。 这是科学界对空气污染危害最新的一次强有力认可。关于空气污染对人体健康的损害,本刊今年6月的《大陆空气污染报告》封面故事曾作详细报道。当时,复旦大学公共卫生学院教授阚海东称,一般环境中的大气污染颗粒物是否致癌,国际癌症研究所正在召集相关专家做论证,初步结论尚需时日。 至此,“空气污染致癌”的结论正式宣告证实。 空气污染作为致癌物的最大危害在于,人们很难彻底避免接触这种物质的可能。公共卫生领域的一些国内外专家均在闻讯后指出,大气污染的致癌几率量化到每个人,与其他一类致癌物比如烟草相比并不高。但问题在于,这是一种普遍的环境致癌物。 国际癌症研究所也在它的报告中指出,虽然不同地区的空气污染物成分,以及人们在污染中的暴露水平有所差异,但上述结论适用于全球所有地区。报告指出,近年部分地区的空气污染暴露水平显著提高,在快速工业化的人口大国尤甚。 “确认空气污染可致癌,使得目前对癌症病因的研究迈出了重要一步,这一研究成果向国际社会发出了一个强烈信号:即应毫不拖延地采取行动,减少空气污染。”国际癌症研究所评估项目副组长达纳·卢米斯(Dana Loomis)表示。艰难的持久战 中国空气污染的健康危害如何,尚有待更多本土研究证实,但空气污染呈现出的极端复杂性和严重程度,已经令国内所有的环境学者都难以懈怠。 按照清华大学贺克斌教授在学术报告会上所言,不管是已有的美国、日本、欧洲学者研究,还是国内清华、北大、中科院的研究,“当今世界上最前沿的理论与模型,均无法合理解释和分析我国面临的雾霾污染过程。” 最新的国内PM2.5数据分析,再次揭示了各地不容乐观的空气污染治理形势。贺克斌在

2008年奥运会时期的几张卫星照片简洁而醒目地反映了这一点。贺克斌的PPT报告上,几张照片分别显示了治久安。”王跃思直言,这属于临时的“灭火”举措。 但各地政府也许更愿意采用这种“灭火”举措。一方面,民众对重污染时期的感受最深刻,舆论此时的指责最频繁;另一方面,上级政府考核全年空气质量指标,提高重污染季的空气质量“分数”,将有效地带动“全年整体成绩”。 事实上,中国各地政府过去几年已积累了不少短期内控制空气质量的经验。贺克斌指出,从2008年的北京奥运会,2010年的上海世博会,到2010年的广州亚运会,各地均有过短期内减排控污的实践经历。 2008年奥运会时期的几张卫星照片简洁而醒目地反映了这一点。贺克斌的PPT报告上,几张照片分别显示了7、8、9月京津冀地区的空气污染状态。7月的京津冀笼罩在黄色雾霾当中,显示颗粒物污染严重。到了8月,北京迎来了“不惜一切要保障”的奥运会,地图也变成了一片绿——洁净的空气来了。 “到9月份,正式的奥运会开完了。残奥会还在开,但就说不用关那么多工厂了。”贺克斌说。很快,9月的京津冀卫星图上黄色雾霾席卷而来。 奥运会期间的空气质量保障至此也成为经典一役。此前在各个讨论场合,《凤凰周刊》记者曾多次耳闻目睹,环境学者提起奥运时期的相关空气污染应急预案。 根据最新的《京津冀及周边地区落实大气污染防治行动计划实施细则》,重污染天气应急响应开始被纳入各级人民政府突发事件应急管理体系。且实行政府主要负责人负责制。2013年底前,京津冀及周边地区将建立健全区域、省、市联动的应急响应体系,实行联防联控。 这场区域性的空气污染大考验将很快到来。如贺克斌在清华大学的学术报告会上所言,北京、济南等地今年一定还会有霾。只不过霾的严重程度与出现时间,将主要取决于气象条件,并不一定会再次发生在1月。 在短期的工厂紧急关闭与长期的五年、十年治理期之间,霾天还将继续艰难求治。相比之下,企业已经展现了它们迅猛的步伐。某国际日用品消费商正在与清华大学谈合作,计划开发一种隔绝皮肤吸收空气中纳米级颗粒污染物的护肤品,贺克斌透露说。 文章来源: 《凤凰周刊》作者:曾鼎789月京津冀地区的空气污染状态。讲座上公布的数据显示,从2013年1到9月,京津冀地区PM2.5超标达到2.76倍,长三角地区PM2.5超标达到1.62倍,珠三角地区超标达到1.08倍。另外一个易遭忽视的霾区——成渝地区超标则达到2.02倍。 “广东最有可能成为首个满足PM2.5新国标要求的地区。”贺克斌因此分析说。 然而,广东PM2.5治理的乐观形势却无法掩盖另一项重要污染物——臭氧污染的加重。根据贺克斌的数据,截至2013年10月,臭氧已经取代PM2.5成为珠三角地区的首要空气污染物。在京津冀和长三角地区,PM2.5则暂时掩盖了臭氧污染的风头。 按照环保部2012年制定的“空气新国标”,三地距离上述空气污染物指标全面达标,均较遥远。 2013年9月12日,国务院下发《大气污染防治行动计划》,吹响了这场艰难求治行动的号角。该计划称,要用五年时间改善全国空气质量,大幅减少重污染天气。在此基础上,彻底消除重污染天气,明显改善全国空气质量,则需再花上“五年或更长时间”。 随后,全国空气污染最严重的京津冀地区也迎来同样口径的文件。当月,环保部联合发改委、住建部等6部门下发了《京津冀及周边地区落实大气污染防治行动计划实施细则》。同时,中央财政整合有关专项,设立了大气污染防治专项资金。9月安排的50亿元资金,全部用于京津冀及周边地区(具体包括京津冀蒙晋鲁六个省份)大气污染治理工作。 这一系列行动赢得了舆论的正面评价,但也引发了部分学者的质疑和担忧。 “中央财政安排50亿元用于北京周围六个省份治理大气污染,实在不是一个有利改革的举措。”同济大学可持续发展与管理研究所所长诸大建发微博分析说,中央财政来自全国,给地方拨款,不利于污染问题内部化解决;此举同时也可能造成“污染治理只要砸钱就能够突击解决”的错觉。 中科院大气物理研究所研究员王跃思则从科研的角度指出了几点不足。他告诉《凤凰周刊》记者,河南省燃煤量和钢铁生产也居高不下,是必须考虑的省份,但却在上述行动计划和专项资金里面未能体现。同时,京津冀地区刮东南风时,污染物都是汇聚到山前地区,不断累积成霾。因此若仅在京津冀周边地区内部调整工厂污染源,难有作为。 王跃思还表示,治理措施的有效实施,离不开监管环节。从能源结构来看,要治理PM2.5污染无非就是两个要素:燃煤和燃油。虽然这两个控制在行动计划中都有体现,也很充分,但是对于行动计划实施的监督却鲜有说明。他举例说,目前针对污染物二氧化硫的脱硫设备使用很广泛,覆盖率也很高,但是真正每天都在正常运行的有多少呢?临时性“灭火” 各地政府今后将面临越来越重的空气污染治理压力。在贺克斌看来,短期内各地政府倾向于做的,将是“抓一年里的重污染时期,采取临时的应急减排措施”。 贺克斌的判断当日已见迹象。2013年10月16日,北京市委常委会率先通过《北京市空气重污染应急预案》。该预案在去年年底的北京市空气重污染日应急暂行方案上加以修改,将空气污染日划分为四个预警响应级别,由轻到重顺序依次用蓝、黄、橙、红标示。不同时期,北京将采取不同程度的污染减排措施。 根据上述预案,当橙色预警发布时,北京市将实施“停产、停工、停放、停烧”等“四停”强制性污染减排措施:即部分工业企业停产,部分企业限产减少30%的污染物排放;部分土石方和建筑拆除工地停工;全市烟花爆竹停止燃放;露天烧烤停止经营。在空气污染最高级别的“红色预警日”,北京市还将实行机动车单双号限行等措施。 “可解燃眉之急,但不能长7月的京津冀笼罩在黄色雾霾当中,显示颗粒物污染严重。到了8月,北京迎来了“不惜一切要保障”的奥运会,地图也变成了一片绿——洁净的空气来了。

“到 导读:中国空气污染的健康危害如何,尚有待更多本土研究证实,但空气污染呈现出的极端复杂性和严重程度,已经令国内所有的环境学者都难以懈怠。 冬季燃煤供暖时节很快将至,北京等地还会重蹈今年1月的严重雾霾天吗? 清华大学环境学院院长贺克斌教授的回答丝毫没有迟疑:肯定的。这一席问答发生在2013年10月16日的清华大学环境节能楼报告厅。在北京的这个雾霾天上午,贺克斌向来自全国各地高校环境学科的200多名博士生,作了一场名为《中国区域PM2.5污染特征及控制途径》的学术报告。 山东大学一名博士生在最后的提问环节抛出了她的上述担忧。今年1月,包括山东大学所在的济南等地,中国华北地区的一众城市深陷雾霾天长达数周。这次大范围的重度污染事件至今令公众心有余悸。升级的危机 如果山东大学博士生是在第二天提问,她语气里对空气质量的担忧可能还要增加。 2013年10月17日,世界卫生组织(WHO)下设的国际癌症研究所(IARC)宣布了它的最新认定:室外空气污染是癌症的主要环境原因之一,其重要组成部分可吸入颗粒物被认定为一类致癌物,也就是明确可以致癌的物质。国际癌症研究所是国际上确定化学物质能否致癌的最权威机构。 “我们所呼吸的污染空气其实是致癌物质的混合物。”在国际癌症研究所官网的一份新闻通稿中,空气污染致癌物评估项目组组长柯特·斯托弗(Kurt Straif)这样指出。根据他刚刚带领完成的这项“室外空气污染的致癌物”研究,室外空气污染被称为“百科全书式的致癌物”。 该项研究在报告中解释称,目前已有足够证据表明,部分公众暴露于室外空气污染会导致罹患肺癌。并且,随着颗粒物与空气污染暴露水平的增加,部分公众罹患肺癌的风险也会增加。此外,室外空气污染还会增加人们罹患膀胱癌的风险。 这是科学界对空气污染危害最新的一次强有力认可。关于空气污染对人体健康的损害,本刊今年6月的《大陆空气污染报告》封面故事曾作详细报道。当时,复旦大学公共卫生学院教授阚海东称,一般环境中的大气污染颗粒物是否致癌,国际癌症研究所正在召集相关专家做论证,初步结论尚需时日。 至此,“空气污染致癌”的结论正式宣告证实。 空气污染作为致癌物的最大危害在于,人们很难彻底避免接触这种物质的可能。公共卫生领域的一些国内外专家均在闻讯后指出,大气污染的致癌几率量化到每个人,与其他一类致癌物比如烟草相比并不高。但问题在于,这是一种普遍的环境致癌物。 国际癌症研究所也在它的报告中指出,虽然不同地区的空气污染物成分,以及人们在污染中的暴露水平有所差异,但上述结论适用于全球所有地区。报告指出,近年部分地区的空气污染暴露水平显著提高,在快速工业化的人口大国尤甚。 “确认空气污染可致癌,使得目前对癌症病因的研究迈出了重要一步,这一研究成果向国际社会发出了一个强烈信号:即应毫不拖延地采取行动,减少空气污染。”国际癌症研究所评估项目副组长达纳·卢米斯(Dana Loomis)表示。艰难的持久战 中国空气污染的健康危害如何,尚有待更多本土研究证实,但空气污染呈现出的极端复杂性和严重程度,已经令国内所有的环境学者都难以懈怠。 按照清华大学贺克斌教授在学术报告会上所言,不管是已有的美国、日本、欧洲学者研究,还是国内清华、北大、中科院的研究,“当今世界上最前沿的理论与模型,均无法合理解释和分析我国面临的雾霾污染过程。” 最新的国内PM2.5数据分析,再次揭示了各地不容乐观的空气污染治理形势。贺克斌在9月份,正式的奥运会开完了。残奥会还在开,但就说不用关那么多工厂了。”贺克斌说。很快,9月的京津冀卫星图上黄色雾霾席卷而来。

奥运会期间的空气质量保障至此也成为经典一役。此前在各个讨论场合,《凤凰周刊》记者曾多次耳闻目睹,环境学者提起奥运时期的相关空气污染应急预案。

根据最新的《京津冀及周边地区落实大气污染防治行动计划实施细则》,重污染天气应急响应开始被纳入各级人民政府突发事件应急管理体系。且实行政府主要负责人负责制。2013年底前,京津冀及周边地区将建立健全区域、省、市联动的应急响应体系,实行联防联控。

这场区域性的空气污染大考验将很快到来。如贺克斌在清华大学的学术报告会上所言,北京、济南等地今年一定还会有霾。只不过霾的严重程度与出现时间,将主要取决于气象条件,并不一定会再次发生在治久安。”王跃思直言,这属于临时的“灭火”举措。 但各地政府也许更愿意采用这种“灭火”举措。一方面,民众对重污染时期的感受最深刻,舆论此时的指责最频繁;另一方面,上级政府考核全年空气质量指标,提高重污染季的空气质量“分数”,将有效地带动“全年整体成绩”。 事实上,中国各地政府过去几年已积累了不少短期内控制空气质量的经验。贺克斌指出,从2008年的北京奥运会,2010年的上海世博会,到2010年的广州亚运会,各地均有过短期内减排控污的实践经历。 2008年奥运会时期的几张卫星照片简洁而醒目地反映了这一点。贺克斌的PPT报告上,几张照片分别显示了7、8、9月京津冀地区的空气污染状态。7月的京津冀笼罩在黄色雾霾当中,显示颗粒物污染严重。到了8月,北京迎来了“不惜一切要保障”的奥运会,地图也变成了一片绿——洁净的空气来了。 “到9月份,正式的奥运会开完了。残奥会还在开,但就说不用关那么多工厂了。”贺克斌说。很快,9月的京津冀卫星图上黄色雾霾席卷而来。 奥运会期间的空气质量保障至此也成为经典一役。此前在各个讨论场合,《凤凰周刊》记者曾多次耳闻目睹,环境学者提起奥运时期的相关空气污染应急预案。 根据最新的《京津冀及周边地区落实大气污染防治行动计划实施细则》,重污染天气应急响应开始被纳入各级人民政府突发事件应急管理体系。且实行政府主要负责人负责制。2013年底前,京津冀及周边地区将建立健全区域、省、市联动的应急响应体系,实行联防联控。 这场区域性的空气污染大考验将很快到来。如贺克斌在清华大学的学术报告会上所言,北京、济南等地今年一定还会有霾。只不过霾的严重程度与出现时间,将主要取决于气象条件,并不一定会再次发生在1月。 在短期的工厂紧急关闭与长期的五年、十年治理期之间,霾天还将继续艰难求治。相比之下,企业已经展现了它们迅猛的步伐。某国际日用品消费商正在与清华大学谈合作,计划开发一种隔绝皮肤吸收空气中纳米级颗粒污染物的护肤品,贺克斌透露说。 文章来源: 《凤凰周刊》作者:曾鼎1月。

在短期的工厂紧急关闭与长期的五年、十年治理期之间,霾天还将继续艰难求治。相比之下,企业已经展现了它们迅猛的步伐。某国际日用品消费商正在与清华大学谈合作,计划开发一种隔绝皮肤吸收空气中纳米级颗粒污染物的护肤品,贺克斌透露说。

 

治久安。”王跃思直言,这属于临时的“灭火”举措。 但各地政府也许更愿意采用这种“灭火”举措。一方面,民众对重污染时期的感受最深刻,舆论此时的指责最频繁;另一方面,上级政府考核全年空气质量指标,提高重污染季的空气质量“分数”,将有效地带动“全年整体成绩”。 事实上,中国各地政府过去几年已积累了不少短期内控制空气质量的经验。贺克斌指出,从2008年的北京奥运会,2010年的上海世博会,到2010年的广州亚运会,各地均有过短期内减排控污的实践经历。 2008年奥运会时期的几张卫星照片简洁而醒目地反映了这一点。贺克斌的PPT报告上,几张照片分别显示了7、8、9月京津冀地区的空气污染状态。7月的京津冀笼罩在黄色雾霾当中,显示颗粒物污染严重。到了8月,北京迎来了“不惜一切要保障”的奥运会,地图也变成了一片绿——洁净的空气来了。 “到9月份,正式的奥运会开完了。残奥会还在开,但就说不用关那么多工厂了。”贺克斌说。很快,9月的京津冀卫星图上黄色雾霾席卷而来。 奥运会期间的空气质量保障至此也成为经典一役。此前在各个讨论场合,《凤凰周刊》记者曾多次耳闻目睹,环境学者提起奥运时期的相关空气污染应急预案。 根据最新的《京津冀及周边地区落实大气污染防治行动计划实施细则》,重污染天气应急响应开始被纳入各级人民政府突发事件应急管理体系。且实行政府主要负责人负责制。2013年底前,京津冀及周边地区将建立健全区域、省、市联动的应急响应体系,实行联防联控。 这场区域性的空气污染大考验将很快到来。如贺克斌在清华大学的学术报告会上所言,北京、济南等地今年一定还会有霾。只不过霾的严重程度与出现时间,将主要取决于气象条件,并不一定会再次发生在1月。 在短期的工厂紧急关闭与长期的五年、十年治理期之间,霾天还将继续艰难求治。相比之下,企业已经展现了它们迅猛的步伐。某国际日用品消费商正在与清华大学谈合作,计划开发一种隔绝皮肤吸收空气中纳米级颗粒污染物的护肤品,贺克斌透露说。 文章来源: 《凤凰周刊》作者:曾鼎

文章来源: 《凤凰周刊》  作者:曾鼎

  评论这张
 
阅读(70)| 评论(0)
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