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新安清欢(筱苑)

感謝上帝賜予我們書本、音樂、陽光、空氣和水!

 
 
 

日志

 
 
关于我

人生最曼妙的风景,是内心的淡定与从容.在这片生命的芳草地,记录下生活的点滴,留作垂垂老矣的回忆。。。。。

网易考拉推荐

【转载】百子亭  

2013-03-13 09:10:33|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本文转载自雷雨《百子亭》
  有老底子的城市,闲走在她的街巷里,往往会有点意外的发现。小时候,读辛弃疾的“寻常巷陌斜阳草树人道寄奴曾住”,很有点沧桑怀旧的味道在。南京就是这样的城市,随便行走一些小巷,看似简陋寒酸,平常无奇,引车卖浆,市声喧嚣,各种摊点,错落其间,小店招摇,行人散乱,却原来,这里曾有过不很寻常的历史烟云在此激荡际会过呢,如百子亭就是这样子的。

  如果从北门桥漫步向北走来,经过鱼市街,张恨水写过小说《丹凤街》的丹凤街,据说当年胡兰成与张爱玲曾经在这里悄然住过,虽然胡兰成往往在周末赶回上海,但偶尔在沪上闲极无聊的张爱玲也会赶来,才子佳人,眉目传情,哪管什么山河破碎,苍生离乱?再往前,就是大石桥,还有石婆婆巷,穿过北京东路,保泰街,就是高楼门、傅厚岗、百子亭了,这样的十字巷口,不到几步路,往西就是傅厚岗,傅厚岗4号是徐悲鸿,6号是傅抱石,16号则是虽不太知名但也担任过中央大学校长的段锡朋啊。徐悲鸿是儒雅卓越的大画家,才子风致,玉树临风,当年与同乡蒋碧薇的爱恋惊世骇俗,哄传乡里,如今风雨飘摇,地北天南,总算在南京落下脚来,便在这傅厚岗置地造屋,颇想有一番作为,女弟子孙多慈的多次造访,师生多情,却又惹得风雨满城,沸沸扬扬,也许是在一个春雨飘摇的傍晚时分,风姿卓越的孙多慈带来数百株枫树幼苗,栽植阔大的庭院,迎风婆娑,生机盎然,喜煞人啊,但这些枫树却让蒋碧薇大为生气,竟然让人悉数拔除,徐悲鸿无可奈何,只能以“无枫堂”、“危巢”来宣泄心中的郁闷吧?傅厚岗80号,在十字路口的东南角,背倚北极阁,庭院轩敞,树木森森,建筑也是欧化风格,看上去自然比徐悲鸿、段锡朋气派多了,却原来是孔祥熙的府邸,这位自号庸之的胖乎乎的北方男人,时在精明透顶,圆熟玲珑,再往东边的北极阁一号住的是他的大舅子宋子文,两人来往,私语窃窃,多少军国大事就在俯仰间一锤定音啊!在西安事变之后的一段时日,这个巷口可是热闹多了,日、苏、美,当然还有过、共,各种势力相互摸底,彼此试探,据说潘汉年也在其中纵横捭阖沟通信息,扮演者并非无足轻重的脚色,这些政治的幕后高级推手诡秘高深,徐悲鸿蒋碧薇对这样的政治运筹哪有丝毫兴趣?家务事的纷乱如麻就更让人心烦意乱了,还是一走了之吧?多年后,蒋碧薇和张道藩在此同居,相敬如宾,和谐欢颜,假如他们自后湖踏青归来,遇到王世杰、段锡朋,或者海军司令桂永清,可有几丝不自然或者尴尬?这座宅院,毕竟是徐悲鸿呕心沥血精心而建,如今鹊巢鸠占,张道藩这位民国南京的常务副市长能够如此恬然自得?

   百子亭这条巷子,南北走向,往南到了洞庭路往东就是玄武湖的玄武门了,如今的这条巷子,既有大杂院的百姓烟火,更有拆除原来老旧建筑而兴起的筒子楼,还有三三两两的民国建筑点缀其间,五彩斑斓,混搭无章,倒也正是岁月无情沧桑留痕的一种写照啊!百子亭19号,院门紧闭,高不可测,松杉桧柏,郁郁葱葱,翠意昭然,这座占地三千五百多平方米的宅院的原来主人,是26岁就当了少将旅长的桂永清,桂抗战胜利后任海军总司令,也就46岁吧,这位春风得意的江西老表不到六十岁就去世了,庭院空寂,物是人非,树犹如此,人何以堪啊!而百子亭33号的主人则是自号雪庭人称雪公的王世杰,庭院不大但整洁有序,雪松琵琶树环绕房舍,很有点仪态萧然的散淡,这位担任过教育部长、外交部长、宣传部长的法学大家,据说上下班,都是徒步而行,或西装革履,或长衫飘飘,既有西洋的丰富阅历,更有国学的根底盘魄,他的《比较宪法》,还有是十卷册的《王世杰日记》都是是在繁忙公务之余,焚膏继晷而成的啊。这位看上去比夫人还要矮一个头的外交部长,自后湖台城散步归来,念念有词“对崔嵬古堞,凭吊南朝,有平湖清梵,野寺疏钟,胜迹易销魂,叹纷纷棋局掀翻,都付于流水声中,夕阳影里;趁闲散功夫,来游东郭,听莲外渔歌,芦边樵唱,群情差解意,把处处山灵唤醒,齐送到山林软翠,涉浦寒青”,也许意兴阑珊,会到百子亭34号,法国驻华大使的府邸,喝上几杯法国红酒,听上一段西洋音乐,回顾在塞纳河畔的轻松快意,暂时忘却令人忧心如焚的时局艰危?

   记得看周而复先生的《南京的陷落》,提到当时保卫南京的最高司令长官唐生智的官邸,似乎也在百子亭,但究竟是哪一座建筑?好像已经很难说清楚了,时间不过百年,就已经湮没无闻了!设若,有一天,或是杂花生树的江南黄昏,或是落木萧萧的秋冬时节,孔祥熙、宋霭龄、徐悲鸿、蒋碧薇、王世杰、段锡朋和他的老乡桂永清,这些或在政界或在学界或在军界,政见各异,身份有别,但在百子亭口相遇,会是一番怎样的情景?是相互微微一笑颔首致意?还是步履匆匆无暇他顾?这只能是一种无端的猜想了!

  


【转载】百子亭 - 筱园放歌 - 筱园放歌
 
  评论这张
 
阅读(27)| 评论(1)
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